“你敢!”

李默脸色一沉,扭头冷冷看着这狂魔,毫无畏惧。

申屠煞血一见他这表情,顿时放声大笑道:“好眼神!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眼神了。你放心,我做事也有做事的原则,即使有朝一日你我再遇上,我也是会先杀了你,才会杀你的同门。所以,好好修炼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你我会再遇。”

话落,他大步扬长而去,随着离开,棺材里掉落的灵宝也都仿佛受到吸引似的,聚合成一道道流光尾随而去。

直到申屠煞血走了很久之后,主室的冰层这才慢慢融化下来。

苏三爷等人全都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个都好象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连半点力气都没有。

谁能想到将那长刀拔起,居然唤醒了一个绝世狂魔。

这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一个神通境的强者活上千年并不成问题,但八千年未死这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此时,李默则走到了赫连泰的棺材前。

这未曾经名动天下的强者如此安静的躺在棺材底部,陪葬的灵宝都已被申屠煞血掠夺一空。

灵通眼一扫,李默立刻发现他衣服下藏有一本册子。

“得罪了。”

李默道了句,蹲下身来将他册子拿了出来,打开一看,便说道,“果如我所料,赫连泰有东西留下。”

苏三爷这才爬起来,赶到李默身边,接过册子一看,原来这上面记载着关于申屠煞血的事情。

按上面所言,就在赫连泰突破境界达到神通境之后不久,申屠煞血就找上门来,给他半月时间准备,要乘夜黑风高之时前来灭门。

琊台国本就是群强包围中的小国,而在玄门之土上亦是这样的情形,因为赫连泰并没有向其他玄门求助,而是集合宗门力量迎击申屠煞血。

为了对付申屠煞血,赫连泰做了完善的部署,在新建的地宫作为大战场地。

那一场战役琊台宗投入了全宗最强战力,但却发现申屠煞血强横无比,更拥有不死之身,战况极为惨烈泡芙成视频人app下载,最终也才仅仅是将他封印在了这陵墓深处。

因此一战,琊台宗所剩者不过三百来人,而且这些人也都身受重创,在将破坏严重的陵墓整理好之后也都死在了这里。

但在死之前,琊台宗门人留下了所了解的申屠煞血的能力。

这狂魔修炼四系功法,真气每一次轮换,攻击手法都会发生彻底的改变,而待四气合一之时更会将战力提升到恐怖的境界。

仅仅只是指纸上的描述,众人看得都心头发毛。

“都是老朽的错,一时起了贪念,没想到居然唤醒了这狂魔,只怕一场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苏三爷自责道。

李默则道:“三爷不必多想,即使你不动那天器,这陵墓的发现也迟早会发生这事情。”

苏四武和官白辰也都在一边附和,直言不是苏三爷的错。

这时,苏三爷突而朝着李默问道,“我一直未问及李小弟的身份,不过,既然那申屠煞血都认为你是比赫连泰更优秀的天才,可否满足老朽这好奇心。”

众人便也都望了过来,李默便坦然说道:“即是三爷问了,那我自不隐瞒。在下,名叫李默。”

“李默?那个李默?”

苏三爷一想,然后骤然打了个激灵。

众人更不免浑身一震,目露惊奇。

李默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对,我就是那个李默。”

一语证实身份,众人不免面面相觑,尤其是官白辰更是愣得发神。

如今李默大闹南侯殿,如今名气可谓如日中天。

旋尔,苏三爷苦笑一声道:“若早知李宗主同行,那老朽可不敢班门弄斧。听说李宗主诸道同修,不止武道厉害,阵法丹道可也都一绝啊。”

李默含笑道:“三爷过奖了,确实这陵墓诸阵要我来破不难,但是三爷对阵法更是知根知底,了其来源,道其构造,让我偷学了不少东西。”

苏三爷听得又一笑,然后又肃然问道:“听说李宗主大闹南侯殿,杀了殿主三公子的事情,果真如传闻那般?”

李默说道:“我不知道三爷听到的是哪个版本,不过,面对任何人的质问,我李默敢说问心无愧。”

“好个问心无愧。”苏三爷拂须颔首,然后又解释道,“李宗主莫误会,老朽可没有问责的意思。那乔莽的霸名老朽也略知一二,他那不成气的三儿子我也听到不少骂名,如今再和李宗主这么一接触,更知错绝不在你这一边。”

话落,他微微一顿道,“不过,李宗主此番去本宗,虽不知你有什么事情,但那里可是个龙潭虎穴啊。”

李默便道:“我知道三爷的意思,南侯殿在燕皇门是有后台的。不过我此番去贵宗,是为了一件关系重大的事情。”

苏三爷说道:“原来如此,那咱们路上再说,如今狂魔出世,这件事情必须尽快通知宗门。”

于是,众人快速离开。

主室中的宝藏早被申屠煞血掠夺一空,而来到塔外,更是一片狼籍,那些王族墓葬全都被掀了个底朝天,而那些制成的人雕也全被毁掉。

对死人都尚且如此,这狂魔的凶残可见一斑。

而如今能够从他手里拣条命回来,亦让人免不了唏嘘一场。

而李默则更清楚申屠煞血放过自己的理由,因为如今的自己对他而言不过一只蝼蚁,想杀就杀,没什么意思。

而有朝一日,待自己问鼎神通境界的时候,申屠煞血必定会找上门来!

如此一路离开小城,因为事态紧急,所以众人连夜赶路,原本需要十日时间才能抵达燕皇门,却只花了六天时间。

此时深夜,月圆如盘。

这条名为神龙山的山脉如同一头巨龙伏在这方大地之上,仅是山便尽显威武雄壮,透着皇家之气。

这神龙山的山脉一直延伸到凡土,形成燕皇门皇族的祖山圣林,埋葬着五千年来皇族的子子孙孙。

而燕皇门则作为皇族的守护神,屹立在这自远古时代就被阵法割据出来的更广阔,更缭绕的山脉之上。

有苏三爷带路,自是畅通无阻,如此沿山而上,很快抵达了外门之地。

一到宗门里,李默便真正见识到了皇级宗派的气势,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巍峨的建筑,古朴庄严镶刻在每一寸地方。

上空有飞兽来去,地下有灵鹤衔环,各种等级的坐骑,各种规模的轿椅。

宗门门人的数量不仅极多,而且高修为者比比皆是,即使外门之地的弟子实力,都足以和一般大宗派一战了。

内城之地更是被建造成了五座城池,皇族所在的中央城池被四座副城拱卫环护着。

半路上李默告诉苏三爷,宋舒瑶也抵达了这里,于是苏三爷便将李默带到了西城的一处别馆区之前。

“宗门里对来客的住宿都有着严格的等级规定,淮山王族过来历来都是住在这别馆区里。想来以李宗主的能耐,要找到她们不难。”

苏三爷说道。

李默五感一放,瞬间蔓延开去,即使这别馆内设有处处禁制,但仍然感知了三女的存在。

他便朝着苏三爷拱拱手道:“多谢三爷带路。”

苏三爷说道:“老朽要急着去禀告琊台宗之事,不能久待。李宗主若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

李默点点头,便进了别馆区。

王族才有资格暂住的地方自然规格极高,光是铺地的石料都是采用最上乘的矿石,足见燕皇门五千年之繁荣。

大道沿一座山头而建,每一座大宅位置都很好,而且相距甚远,有的隐于林间,有的设在崖上。

没过多久,李默便来到了三女的住所。

身形一闪,已落到北面的院落里,随手推门而入,屋中散发出淡淡的丹香味道,而在一侧的绣床上,苏雁睡得正香。

玲珑小脸,粉雕玉琢,红扑扑的透着清香味儿,一只藕臂连同嫩白的肩膀露在被子外。

李默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床边上,将她小手放进被子里。

刚弄好,苏雁已醒了过来,见是李默,柔柔的唤了声:“默大哥,你来了。”

“刚到,本想看看你就走,没想到把你吵醒了。”李默微微一笑,自然的伸过手,轻抚着她的小脸。

指头轻轻触在羊脂白玉般的脸蛋上,苏雁则伸出手来,握着他的手。

不言不语,却又胜过千言万语。

屋子里的气氛渐渐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不知何时,小丫头的小脸越发的红晕,粉嫩嫩的嘴唇娇艳欲滴,再想想这被子下娇躯横呈,真是说诱惑就有多诱惑。

但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此情此景又怎能不为所动。

“要不,我今晚不走了。”李默轻声说了句,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小丫头。

“恩……”

苏雁不敢看他,娇羞的应了下。

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情到深处,自然花开。

屋中一夜春光无限,娇喘连连,数年感情如今终于水到渠成。

待第二日日上三竿之时,柳凝璇伸着懒腰,从小屋中走出来,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着练功用的庭院走去,经过苏雁所住的小院时,突而轻咦一声,扭头一看,便见到小黑趴在屋前,呼呼睡得正香。

“默大哥回来了!”

柳凝璇欢呼一声,风一般卷到门前,推开门就闯了进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