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天竖起蝎尾,尾针闪出点点寒芒,如同星球生灭,瞬间戳破层层虚空向罗阳袭来。

罗阳不为所动,仍然一剑快似一剑攻伐,如同砍伐参天巨木,又像愚公移山,不把眼前庞大身躯伐倒誓不罢休。

“叮……”

脆响令罹天心颤,居然又生变故,今天遭遇一切都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跳出了掌控范围内。

千钧一发之际,淡青色圆环大刀锁住蝎针,只见刀身上布满密密麻麻神符,数百千万,多到难以想象,直接用神符串连成篇章,似阐述宇宙奥义,似道明众生起源。

“这把刀?”罹天惊奇,罗阳一具分身竟然可以催动奎安剑圣得到的劫刀,这是最难控制的仇怨之刀,为斗魂族所不容。

刀身上千万神符交汇,乃艾米西亚所有符神绘制,其中暗藏几个黑色神符,定住了这把刀的仇怨,使操刀者不受伤害。

此刀既出,等于增添一份昊天境战力。

“嗡”地一声扩散,又出异状,当众多残破战巢向神域撞去,想要攻开界壁,突然腾起亿万光柱,仿佛围栏护持神域不受侵害。

诸如域外死神,个体太小,可以穿过围栏。战巢则太过巨大,登时引起防御,任撞击力再强都无法突破半分。

“什么?”罹天仔细看去,发现这围栏极为玄妙,不但挡住了战巢自杀性冲撞,还挡住所有冥主进入,限定了等级。

“斗魂族的守护真器?”罹天是个识货的,只一搭眼就识别出光柱来源,那是斗魂族上层中的高手用来守护本命星用的,极为奢侈,普通星子哪怕努力数亿年都未必能凑齐一套,对于防御外敌有着奇效,想不到在神域见到。

“该死,是奎安剑圣摆了我一道。”罹天很快认清形势,这是奎安剑圣遗泽,罗阳大公无私拿出来守护神域,而没有罔顾人族神国一家。

尽管这套器物的力量分散开来,防不住冥主以下域外死神入侵,却也立下大功,神域众势力开始反击,已经进入神域的冥主由神主对付,之后兵对兵,将对将,建筑对建筑,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神战,每分钟每秒钟都有域外死神陨落,他们的命珠当场化开,转为神泽广布神域。

罗阳依然一剑又一剑砍伐,都天神鼎坐镇,随时随刻转化命珠,生成神寿以神泽形式奖励给作战勇猛神祗。杀敌越多,得到的好处越大,这样形成循环,大家看到好处,会更有积极性。

“啊!太好了,这神泽可以转化成五百万年神寿或五百年金寿,只是击杀两名邪神而已,就得到这样回报,杀!”

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以前击杀域外死神好处寥寥无几,现在大为不同,有神寿和金寿进账,这是底蕴,即便上战场会有消耗,也能留下不少,所以敌人如同一个个大礼包,众神生怕不够杀,带动起积极性。

这本是罗阳一人之福利,如今他超脱而出,奎安剑圣陨落之后,他完全掌控了都天神鼎,又有其他四鼎相助,对命珠的转化率节节攀升,就连黑暗能量都吸摄过来好多,奖励神域之中有需求神祗,鼓励他们灭杀域外死神和邪神。

以人族神国为中心,整个神域动了起来,所有神祗加入战局。

非但如此,在星子莲湖赠送的这套器物发挥作用之后,开始帮助神域调理所在空间,神域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内收缩,在收缩的过程中从虚空吸引来众多战巢残片,作为砖瓦修建“大厦”。

“岂有此理?”

罹天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罗阳应该知道这套器物的作用,所以逼出战巢,用战巢做养料提升神域。

罗阳手持太冲,屏气凝神出剑,才没有功夫回答对方。

“给我死。”罹天一直都在疗伤,为暗黑星子修复身躯,不想留下无法磨灭的伤与痛,所以除了刺出蝎针,任由罗阳攻了这么多剑没有反击。

现在他恢复过来,至少重新吊住了性命,再不肯留手,全力以赴攻伐过去。

罗阳依然如旧,仿佛世间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出剑。剑光陡然一变,由沉静低调转化为辉煌灿烂,给人的感觉前面只是序曲,现在才逐渐攀升,却没有达到顶峰。

这攻击犹如一首战歌,经历最初的压抑,憋闷,终于一点点释放出威力,强行逆天铸就不朽!

罹天的拳已到,他不信罗阳以这种态势能够拦下。然而,他的动作忽然一滞,所有力量土崩瓦解,巨大拳头尚未真正接近便遇到阻碍,不得不抽撤而回。

“怎么会这样?”罹天真要发疯,今天事事不顺,每次出手都受到克制,自从他成为昊天境以来即便与斗魂族战斗都没有这样憋屈过。

罗阳无言,纵剑骤攻,威猛绝伦!

罹天这时才发现,前面那些剑光并非随意刺出,带着无边凌厉一点点撕裂时空,在他这尊以星轨撼天虫铸就的黑化身躯上留下独特印痕。

这印痕无法磨灭,隐隐串连成环,中心线条流畅,既有艾米西亚神符,又有玄天战纹,还有数不清神纹勾连星力。

“轰……”罹天大惊,只觉得四肢酸软无力,所有力量都流向剑光勾勒而成纹路,注入其中。

忽然,有一道虚影赶到,那是一只平凡无奇剑鞘,表面通透,内部漆黑,纹理交织。

它于高处缓缓下落,印向了罹天的额头。

“不,你要做什么?”罹天这一刻竟然有些怕了?仙女座天子,身为数十万星系不死族绝对高层,能够与他比肩的人不多,很久以前就开始谋算银河系,要用这一星系作为阶梯,实现野心与抱负,偏偏遇到这个罗阳。

罗阳笑了,灿烂,英武,平和,他为神域玄天战神,谁能入侵?此战开始之时,逼迫出幕后黑手就曾说过,要让他付出代价,难道这句话是白说的吗?

蓦地,罹天感觉不妙,大大地不妙。

量化星天斗转,早已不是以前的量化星天,那是整个四维宇宙,食色黄色app众星来朝,恢弘无边,超越极限,勾连亿兆星域。

“镇!”罗阳手中剑“锵”地一声飞出,回归剑鞘,所有万星来朝异象消失,连同量化星天都仿佛寂灭,使罹天的真身所在发出惊恐咆哮。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