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

一旁,宋舒瑶微微闭上眼睛,一脸恬静,不时亦微微轻点着头,映合着那乐声。

待到一曲终了,恍如隔世。

大殿里,三人都静立不语,仿佛灵魂还未回归本体一般。

良久之后,唐昭阳才激动的说道:“真是天佑本宗,天佑本宗啊,飞天游终于重现于世。”

“此乐和其他六册相承一脉,却又分明有超越之意,这应该是真正的飞天游。”宋舒瑶亦轻声赞道。

其实最为震撼的却是李默,听唐昭阳弹这一曲,直是令他在乐道上悟性大开,若融汇贯通,进展数年造诣不止。

这时,唐昭阳收起琴来,肃然而立,朝着李默说道,“默小弟可知这一册乐谱对我宗有多么重大的意义?若你早说出飞天游之名,这内门上下绝无一人敢拦你的路啊。”

李默不免苦笑一声,他哪知道这飞天游是什么来历,在唐莺的遗言中只是说此书乃是宗门失传之册,因残缺而补全。

若知道此物能够大开方便之门,那当然不会弄这么多曲折出来。

不过,此番武斗岛之行却没有半点遗憾。

若然当初说了飞天游,只怕会和千年龙元痛失交臂。

正想着,宋舒瑶在一边说道:“飞天游乃是本宗开山先祖所留下的七册至高乐谱之一,每一册都是拥有无上玄机的武诀,只有本宗修为最高深的大长老们才能够修炼。而七册乐谱合一,更可以成为新的一册乐谱,等级为——八等。”

李默这才恍然大悟,即使是御乐宗这样的大宗派,八等武诀那也是绝对珍贵稀有之物,更何况还是由开山先祖留下来的。

“正如瑶长老所言,此物乃是七本古册之一。只是四千多年前,先祖庙突遭雷击,结果使得供奉在那里的七册乐谱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其中这一册遭到了几乎完全的损坏,处于失传状态。”唐昭阳一脸叹息的追忆道。

李默认真听着,只听唐昭阳又道,“后来,本宗集合大量人力根据以往对飞天游的记载,整理出了大量的谱子,但是都没有能够完全呈现飞天游。尤其是最近这一两千年,咱们对先祖遗留的古册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了。但没想到今天,默小弟却带来了奇迹啊。”

李默淡淡一笑道:“晚辈只不过是忠人之事罢了。”

唐昭阳认真看着他,朗声说道:“好个忠人之事,但天底下能够忠人之事者又能有多少呢?象默小弟这样承载着本宗先辈嘱托,不远千里而来,却遭到本宗门人刁难陷害,还能够一如即往的完成嘱托者,又能数得出多少?”

话一落,他便微微一笑道,“所以,今日我定要好好感激默小弟为本宗所奉上的这一份厚礼!”

话一落,他走回宝座,提笔疾书,然后大手一扬道:“来人,去取丹。”

殿外一侧的守卫中原本有一人手捧着白玉盘子,其上盖着红布,可想而知是唐昭阳一早准备的礼物。

但如今因为飞天游重现,自然改变了主意。

一个守卫快步赶进来,恭敬的接过手谕,快步离去。

未过多久,他捧着一个大盘子赶回来,其上放着三个丹瓶。

他脚步虽快,但神色严谨得很,显然这丹瓶之物绝非普通。

然后,唐昭阳将丹瓶递给李默,含笑说道:“此为本宗秘炼宝丹‘水果视频污官方网站三玉聚灵丹’,乃六等修为丹中的极品,皆是由本宗长老耗费数年而成一颗之物。一瓶一枚,一枚足抵三年苦修!”

李默听得眼睛一亮,暗呼一声好大的手笔。

市面上所流传的修为丹,一般最高水准都是提升一年修为。

三年修为这个数,是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的秘药,难以用灵石来衡量。

当然,以他现在的炼丹水准,其实也可以炼出如此宝丹,但是却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还有失败的几率。

因此他现在所炼的修为丹,大多也就是提升十天半月的功效。

再加上要勤于修炼武诀,因此炼丹的时间都非常紧凑。

没想到唐昭阳出手阔绰,一下给了三枚三年修为丹,这简直是喜从天降。

而李默在千年龙元的作用下本就进入玄元后期的稳定境界,每天进展飞速,如果再加上这三枚丹药,那突破天穹境界绝对是指日可待!

“默兄还不快收下,此丹就算是本门长老,数年也难得一枚呢。”宋舒瑶含笑说道。

李默当然也不矫情,干脆的将三枚宝丹接过来,道了声谢。

唐昭阳拂须一笑道:“飞天游重回本宗意义重大,乃是宗门数千年之弘愿,所以,其实区区三枚灵丹难以表达老夫的感激之情。但一时半会儿,还真难想到再拿什么东西好好谢谢默小弟。”

这时,宋舒瑶便说道:“宗主手里不是有一件一直未曾使用过的宝物吗?我倒觉得那宝物再适合不过默兄了。”

“你是说……”

唐昭阳有些恍然大悟,却又有点犹豫道,“但是,瑶长老觉得当真合适吗?”

“我以为当真合适不过。”宋舒瑶轻声说道。

“好吧,既然瑶长老你认为合适,那老夫就忍痛割爱了。”

唐昭阳爽朗的一笑,随手一翻间,手中多了一个大石匣子。

待他将石匣子放在一边,朝着李默微微一笑道,“默小弟可打开来看看。”

宋舒瑶即为自己争取好处,李默当然也不会拒绝,反正是唐昭阳的宝贝。

他大步走过去,将匣子一打开,却见里面放着一件古铜色的无袖软甲。

灰褐色的一枚枚甲片尖锐如刀,贴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野性而凶猛的气息,而在左胸一侧之地,则用古代文字写着一个“熊”字。

“好强的凶性。”

李默说道。

唐昭阳微微一笑道:“到底是修炼有唤兽术的人,五感比一般人强多了呢。说起来该是四十来年前了,当年我远游商天国,遭遇诸多奇遇,所获颇丰,其中最为珍贵者便是此物。”

提到商天国,李默眼神闪了闪,但没有说话。

唐昭阳接着说道:“商天国多御兽流派,各种御兽之术层出不穷,而在数千年前却有一位大师级的人物独创了‘兽印甲’之术,即是将蛮兽封印在甲胄之上,从而使得穿有甲胄者能够使用蛮兽的力量。只可惜,他只制成了六件兽印甲之后便离世而去,制甲之术至此失传,而这六件兽印甲则成为了引发诸多宗门血战的源头。”

“莫非这一件就是那六件兽印甲之一?”李默听得明白。

唐昭阳含笑说道:“正是,此乃六甲之一的暴熊甲,其中封印着七等精锐级蛮兽——碎地暴熊。”

“碎地暴熊……”

李默听得眼睛一亮,这小小的软甲内竟然封印着那么庞大的一头巨兽,这兽印甲之术果然非同寻常。

然后,他又狐疑道,“但是,这件软甲的等级似乎是六等。”

唐昭阳点点头道:“兽印甲如同高级的玄器,需要滴血认主,否则都会处于沉睡期,不会展现出其完全的形态。据说,兽印甲是将活生生的蛮兽封印在里面。因此,此甲就好似拥有生命似的。”

“即是生命,那莫非还需要喂养不成?”李默揣测道。

唐昭阳笑赞道:“默小弟果然聪明,除了沉睡期外,兽印甲需要主人以血养之,每日喂养方能保证其发挥战力。”

“那还真是件麻烦的东西呢。”李默听得苦笑一声,天天割臂喂血,怪不得这兽印甲如此凶性。

话落,他又沉声说道:“不过,能够成为诸宗派血战源头,这兽印甲必定有莫大的能力。”

宋舒瑶轻声说道:“此甲一旦认主,可以为主人带来相当雄厚的力量,绝对不会让默兄失望。而默兄修炼有御兽术,更能够召唤六等头领级蛮兽,我相信默兄定然能够成为兽印甲之主。”

李默自是一点都不怀疑她的话,能够让唐昭阳带在身边几十年之物,又岂是普通?

这时,唐昭阳却又说道:“但是,并非是谁都可以成为兽印甲的主人。事实上,自兽印甲现世之后几千年来,因为承受不住兽印甲力量而被震杀者数以千计!”

李默一听,反倒傲然一笑道:“这么说,那晚辈更要试一试了。”

话落,他便将暴熊甲取了出来,然后穿在身上。

说也奇怪,这软甲似乎量身打造的一般,甚为合身。

然后,李默一刀割破手指,一滴滴鲜血落在暴熊甲之上。

血液滴落,软甲静静不动。

“只怕是血量不够。”唐昭阳说道。

“这蛮兽的胃口倒是挺大的。”

李默一笑,在掌心一划,直接一掌贴在了软甲上。

顿时间,暴熊甲仿佛活了似的,大口大口的吞噬血液,同时一块块甲片慢慢染红。

待到暴熊甲完全染红之时,突然间李默意识一晃,来到一片漆黑的虚空之间。

此刻,他豁然被一只毛茸茸的巨掌抓着,回头一望,巨掌的主人正是足足百丈高的碎地暴熊。

灰褐色的毛发下是粗壮得如同大山般的躯体,狰狞的面孔上獠牙如柱,那凶厉得仿佛要吞噬天地的眼神,能令万物颤栗。

周遭一切黑暗,仿佛末日之景。

不容多想,碎地暴熊的巨掌上开始用力,一寸寸的握紧,仿佛要将李默的身体捏得粉碎。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