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道铭一怒,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殿内诸长老皆是怒目相向,殿外两三百人亦都是拔出天器。

“秦宗主真是好大的威风啊,看来你今天是想靠武力把我们留下来了?”

苏雁毫无畏惧,反是笑了起来。

“若本宗想,那你们又能如何?”

秦道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的轻蔑。

话落,又傲然说道,“在这里你们就算喊破喉咙也传不到神勇王那里去。”

“秦道铭,你以为这里是秋水宗,什么事情都由得你说了算吗?你若敢动武,只怕今日这虎牙城要被闹翻天。”

苏雁抱臂说道。

“闹翻天?就凭你们?”

秦道铭放声大笑起来。

殿内殿外诸强也都跟着大笑出声,一个个象听了笑话般。

“可儿,秋水宗对你早没情义,又何必再和他们有半点瓜葛,咱们走吧。”

苏雁说道。

“恩。”

秦可儿点了点头,眼神深处抹着一层忧伤。

说完这话,二女转身就走,顾友山一行也立刻跟了上去。

“本宗没让你们走,你们走得了吗?”

秦道铭沉喝一声,刹时间身上的煞气犹如洪水般疯涌而至。

这天王级的气息一放,殿内的诸长老那都是浑身一震,殿外两三百人更都是东倒西歪的。

“这阵势吓得了别人,可吓不了我们呀。”

苏雁冷笑一声,蓬勃无穷的火焰力量刹时间从纤细的身躯中爆发出来。

“轰——”

两股气息在殿前之地撞击在一起,犹如两座大山撞上般,在发出沉闷的响声之后化作滚滚浪潮朝着两边涌去。

那站在大殿两边的守卫顿时遭了殃,被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同时撞中,一个个被震飞出去,轻者摔落在地,重者直接撞在宫墙上,吐血的不在少数。

要知道,这周边驻守的两百来人也就领头的是神通境初期,那大多数都是灵窍境。

虽说二人的气息以天王级而言都只是九牛一毛之力,但即使如此,对这些人而言却如同雷霆万钧般的重击。

“什么?”

眼看这娇柔的女子将秦道铭的气息阻挡下来,殿内诸长老皆是惊呼出声,一个个瞪直了眼睛。

“天王!”

秦道铭脸色一变。

只两个字,顿时让众人如遭雷击般,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殿外的绝色女子,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蓬勃无极的强横战力,刚才的嚣张狂妄一下子变成了极度的惊愕。

自二女入殿,众人都是带着几分轻蔑的眼光,无非就是因为宗门终于强盛起来,他们的修为也都今非昔比。

当年,秦可儿被逐出师门之后,却在短短数年时间里一步登天,这着实让秋水宗陷入极其尴尬的境地,这事情更成为宗门笑柄。

但是,因为秦太公的出关,被上仙选为圣使之后,上仙还赐予了不少宝贝,其中最珍贵的就是三品越级丹。

一品可令灵窍境提升至神通境初期,二品可令初期提升为中期,三品则可令中期晋级天王。

正是靠着这些灵丹之助,让秋水宗在一夜之间变身强大名门,宗门中强者辈出。

短短时间修为的暴增,也让众人的底气大足,再加上相信李默一行消失十年是躲避战祸,更有些瞧不起二女,想着其修为更不会有多大进展。

然而,如今苏雁释放气息,展露天王级的修为,众人好似被当头棒喝似的,直接被打懵了。

“你们以为凭借什么灵丹妙药能够晋级就了不起,就能目中无人吗?你们以为这样子就可以羞辱可儿,抬高自己的身价吗?告诉你们,天才就是天才,不是什么庸人都能够比得上的,因为——可儿也是天王!”

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茄子视频安卓手机下,苏雁毫不客气的说道。

“什么?”

众人听得几乎是尖叫出声。

此刻,再朝着秦可儿望去,但见秦可儿依旧如来时那般,气息平平淡淡,但是,这景况可和之前不一样。

秦道铭和苏雁两个天王释放气息相撞,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够保持平淡无水的姿态,这便证明了她修为水平至少也是与二人一个级数的存在。

“怎么可能?”

秦飞燕娇颤一声,这原本雍容的美妇如今花容大乱,颤抖的手紧抓着椅子,差点就要掉下来。

砰砰砰——

每个人此刻都是心跳如雷,好似打鼓似的慢都慢不下来,而且越跳越用力,好似要把胸腔给震碎似的。

是啊,这事实实在太过惊人。

想他们这些人都是靠着上仙所赐之物才能提升修为,而仅仅几人也才有机缘进入天王境界,这都是不知道修了几世的福份,而这福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碰到的。

但是秦可儿,并不靠这些,只是默默隐匿十年,竟然就踏足了天王境界,这等资质,这等悟性,把众人简直甩到天边去了。

而且,再往深处想。

在场众人哪个寿元不是几百近千年了,对于他们而言,天王已经是这一生最高的境界,但是对于秦可儿而言这才刚刚起步。

说不定,数百年之后,她便能飞升成仙,踏足灵境。

当年为了吞并云天门,放弃了秦可儿,她当年晋级神通已让众人生出悔意,如今,一番羞辱讽刺,想着如今宗门强盛,这样的天才子弟信手可得,然而眼下才知道,众人才是那井底之蛙。

而殿外,秦东明早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嘴巴张大得能塞下个鸭蛋。

他自以为资质卓越,能够与这位传闻中的师姐一争高下,现在才知道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论资质,论修为全然都不在一个境界啊。

“秦宗主,告辞。”

苏雁放下话,一转身朝外走去。

顾友山等人都摇着头,暗觉可笑。

其实但凡换成其他人,秋水宗都可以借势大展威风,但可惜碰到的都是绝世天才,今日这么一出可是把脸都丢尽了。

“告辞?在本宗耍了这么大的威风,就想走了吗?”

秦道铭却大喝一声。

他瞪着眼睛,双臂展开着,大叫道:“两个小小丫头,真当我秋水宗无人?肆意讽刺辱骂之后就能这么离开?”

“宗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你当知道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和宗门为敌。”

秦可儿蹙眉说道。

“哼哼哼,好个不和宗门为敌,这话说得真好听。”

秦道铭沉声呵斥道。

“秦道铭,别废话了,你若打我们随时奉陪。不过,打起来的后果你可得想清楚啊。”

苏雁脸上抹着一层冷笑,她轻轻绕着手指,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该知道,论资质,我们难和师哥相比,而且,我们隐匿十年不出,晋级天王的可不止是我们三人而已。等会儿一打起来必定惊天动地,若然把我师哥引来了,只怕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秦道铭听得脸色顿时一沉,旁边,一个长老连忙低声说道:“宗主,若是事情闹大了,只怕真不好。”

诸长老都面有难色,小声嘀咕起来。

虽说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李默隐匿十年是胆小避祸,但是如今二女晋级天王,而且确实按理推断,资质更高的李默必定也达到了天王境界,这样一来的话,之前苏雁所言的大事就有了根据。

也就是说,他们一行之所以十年未现,那必定是有所奇遇,十年未出是在突破修为。

那这么一来,世间的舆论必定都站到了李默那一边,毕竟十年之期突破天王,而且是好几个人一同突破,这样的事情堪称奇迹。

那么事情闹大了,对于秋水宗而言并没有半点好处。

毕竟,秋水宗今日想要做的实际上是针对秦可儿,若她归顺自是上好,若她不归顺便可借机踩她上位,用以打击李默。

但是,李默一行全都晋级到了天王境界,这全然不在预料之中。

不过,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宗门名誉更重要,必须将二女留下。

毕竟秋水宗和燕皇门这明争暗斗都已是天下皆知,虽然李默身为神勇王,也不必有所畏惧,宗门里可是有着堂堂圣使坐镇。

听得众人交谈,秦道铭的脸色也颇为复杂,然后,他僵白的脸上又慢慢露出笑意,大笑道:“哈哈哈,大家同属正道,可儿又是出身我宗,本宗又怎么可能动用武力呢?不过是试试你们的胆色罢了。”

听得秦道铭这么一说,殿内有人松了口气,有人则不免蹙起眉头来。

“原来如此……”

苏雁轻笑一声,自是知道秦道铭不过是找个台阶下罢了。

说到这里,转身便走。

就在一脚落地时,娇躯突地一颤。

“可儿,怎么了?”

察觉到她的异象,秦可儿立刻问道。

“没什么……”

苏雁摇了摇头,刚才有一刹的失神,却察觉不出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一行人大步而行,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哎,今日放他们这么一走,传出去必定有损宗门名誉啊。”

“但若不放了他们,那神勇王带着几个天王闯过来,虽说修为必定不及咱们宗门强者,但是他晋级天王的消息一传出去,即使咱们胜了,只怕涨的反倒是他的名声。”

“……”

殿内众人七嘴八舌,见地皆是不同。

秦道铭坐在宝座上,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笑意。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