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天的第一更,还差几票进分类前十,求大家支持啊,求月票!!!!

“不是吧,才一岁半的小孩,就开始筑基了?”祁象有些傻眼,肯定不信,非常怀疑:“你蒙我的吧。¤,”

“骗你有什么好处。”陈别雪有些傲然:“不信的话,你十年之后,尽管来看好了。我侄子肯定筑基大成,正式入道。”

“靠,十年?”祁象睁大了眼睛,不是觉得时间长,而是觉得太短暂了。

在他的记忆之中,不管是哪个修士,只要想修真筑基入道,那么必须经历几十年的苦功,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注意,只是可能成功而已。许多人苦修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够成功。

可是陈别雪却说,他的大侄子,也就是眼前这个胖乎乎,牙齿没长齐的小孩,竟然会在十年之后,正式筑基入道?

这话,能信么?

祁象惊疑不定,不信很正常,但是……万一……

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是真的呢?十年之后,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就能够顺利筑基,成为大家顶礼膜拜的真人?

这么一想,祁象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那画面太美好,让人不堪设想。

不过祁象再打量胖他才是天生的主角,人生的大赢家,所谓的命运之子?

“事实胜于雄辩,时间会证明一切。”陈别雪也不屑于争辩,只是问道:“你刚才放在莲子羹里的东西,还有么?”

“问这个干嘛?”祁象没有正面回答。

“有多余的话,就匀我一些。”陈别雪说道:“你那个东西,似乎对身体有益,恰好可以给我大侄子补一补。”

“……没了。”祁象摇头。

“不想给就算了。”陈别雪淡声道:“何必说谎。”

“咳!”

祁象直接转移话题:“你和那个罗守善,谈得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

陈别雪似有几分不屑:“志大才疏之辈。明明没有什么城府,居然还想学人家玩谋略,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嗯,那是正常的。”祁象点头道:“一个帮派分子,整天打打杀杀惯了,经常直来直去,一根筋到底,突然改玩阴谋诡计,的确是有些为难他了。”

“为难不为难,既然他干得出来。就不要怕认。”陈别雪随口道:“本来,他只是想引我现身的,没有想到,顺便把你们几个也牵扯进来了。”

“引你现身,然后嫁祸到万寿宫身上?”祁象心中一动,揣测道:“他遇到的大麻烦,是不是与万寿宫有关?”

“一半一半吧。”陈别雪沉声道:“表面看来,一半是万寿宫的紧逼,另外一半则是……”

“是什么?”祁象追问:“不要卖关子。”

陈别雪表情古怪:“他说。他们排帮的秘境,出问题了。”

“秘境出问题?”祁象愣了一愣,眉头一皱:“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陈别雪解释道:“他告诉我,排帮经营了几百年的秘地。近段时间来频频出现意外,以至于帮中的高手,都折了大半在里头……”

“内忧外患,这么严重?”祁象惊诧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不好说。要去了才知道。”陈别雪浑然不在意:“我明天起程去湘西一趟,你要不要同去?”

“去呀,干嘛不去。”祁象立刻点头。不仅是好奇,更重要的是,陈别雪一个人去,把好处都私吞了怎么办?

嗯,他就是这样,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恐怕不仅是他,另外的三个人,也是同样的想法吧。

“行,那你回去准备。”陈别雪无所谓:“明天一早,就出发。”

“对了……”

陈别雪忽然想到什么,又开口提醒道:“记得带上伤药,以备不时之需。”

“嗯?”

祁象一怔,眉头微微一皱:“你的意思是,这一路上……可能不太平?”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

陈别雪冷然道:“对于排帮,你了解多少?”

“这个……”

祁象回忆这两天查阅的资料:“应该是古代的伐木工人,在沿江放排的时候,相互依存、扎抱成团,才逐渐形成的一个地方性质的势力吧。”

所谓放排,那是古代一种比较原始的运输木料的手段。

在古代的时候,深木老林很多,伐木工人深入山林之间砍伐树木,没有现代设备的帮助,想把一根根参天大树运出山外,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后来有人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将山中溜下来的大原木滚到江里,用竹绳和大铁钉将三层大原木捆成一个木排,然后将十几个大排连成一串,通过江水顺流直下。

这一个过程,就是放排。

但是放排,也不是简单轻松的工作。因为在江河之间,水流湍急而且礁石遍布,一个不当心,连排带人整个撞在礁石上,就是粉身碎骨。

也就是说,放排是件十分高危的事情,如果放排的人不齐心协力,很难度过难关。

一帮人抱聚而团,久而久之发展成为帮会组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排帮也比较奇特,帮中不设帮主,而是由排头来管理一切。

可能十几个人之中,就有一个排头。

当然,这种只是小排头,在小排头之上,还有管理几十个人、几百号人,甚至于成千上万人的大排头。

毫无疑问,罗守善就是属于这样的大排头,更是排帮大大小上排头推选出来的,对外的话事人,相当于名誉上的帮主。

只不过,罗守善这个大排头,貌似混得挺惨,有几分穷途末路的窘境。

“我不是问你排帮的成型与发展。”

此时。陈别雪摇头道:“我是想问你,对于排帮,或者说排教的传承,又知道多少?”

“排教……”

祁象沉吟道:“排工在放排的时候,风险非常大,动辄粉身碎骨,不得善终,所以在形成帮会的同时,也很需要信仰的支撑。”

“排教供奉的祖看黄软件在线师,好像是唐代的法师陈四龙吧。”

祁象娓娓说道:“传说他非僧非道。法术自成一家,因为有感于排工们生活的艰辛困苦、朝不保夕,从而发下宏愿,在有生之年治理江流水路,清除礁石、斩杀水怪,保一方平安。”

“他教导排工在木排上摆上大鼓、按上橹,在放排时打鼓助威以祛邪祟,并且用橹来引导方向,化解灾难。”

祁象也有几分佩服:“反正就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难怪能够成为一教之祖。”

“没错。”

陈别雪轻轻点头:“一个帮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有信仰的帮会,可以最大程度的凝聚人心,让人忌惮……”

“在排帮的全盛时期。帮会成员数十万,再加上成员的家属,至少有数百万之众,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陈别雪沉声道:“数十万孔武有力的汉子。已经具备了改朝换代的实力,一旦受到了别有用心的人的挑拨,这对统治者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所以……”

陈别雪回头,眼中浮现奇异之光:“从宋代开始,各大门派的传人,就争相在排帮传下了自己的道统。在近千年的时间里,排帮几乎囊括了全国所有法师流派的道统。这些道统,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由于理念的不同,比较容易引起纠纷、矛盾。”

“这一招……”祁象顿时咋舌:“还真是狠……不对,应该是高明呀。”

不动声色,就瓦解了人心,这是釜底抽薪的阳谋,排帮根本抵挡不住。而且恐怕也不能明着拒绝,免得招来灾祸。

“的确高明,所以一直以来,排帮都没有真正意义的帮主,而是由各个排头组成了一个相对比较松散的帮会。在帮会的内部,竞争也十分的激烈,只有在外敌来犯的时候,才会团结一致,外御其侮。”

陈别雪一顿,转头道:“所以一直以来,排帮都有一个大敌,那就是万寿宫。可以说,没有万寿宫,恐怕排帮已经瓦解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靠!”

祁象心念百转,灵光突然一闪,瞠目结舌:“你该不会是想说,排帮表面的大敌万寿宫,其实是排帮最大的盟友?”

“不然呢?”陈别雪淡声道:“万寿宫的崛起,势力迅速遍布全国各地,不知道得罪了多少门派。如果背后没有盟友的支持,它也不可能在多方的打压下,依旧存活到现在。”

“不是吧,居然玩无间道,何必呢。”祁象感觉头有些晕,实在是太意外震惊了,闹了半天,罗守善和万寿宫的人,居然是在演戏?

“也就是说,排帮的确是有内忧外患,但是真正的外患,其实并不是万寿宫,而是……另外的人?”

祁象若有所思:“怪不得,在湘西的附近,明明有龙虎山、武当山之类的大势力,罗守善却没有登门求助,而是千里迢迢,跑到金陵来了。”

“估计他也是不放心邻居,干脆秉承远交近攻的理念,舍近求远。”

祁象忽然有些奇怪:“不过,天下底,有实力的势力不少,他干嘛偏要来找你呀?”

“因为我姓陈……”

陈别雪随手抱着胖乎乎的小孩,慢慢朝长廊走去,声音十分清朗:“这个理由,就已经足够了。”(未完待续。。)u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