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片AV刘亦菲“土邪王,你以为本王要你放才能走吗,杀了你再走也不迟。”

紫雷圣王此时正一腔怒气沒处发,听得土邪王这话顿时重重哼了一声。

土邪王则是一笑道:“当然,诸位想要杀我的心思本王是了解的,不过,诸位就沒想过,本王即有设下九天九极方寸阵的能力,那么其他小阵当然更不消说了,而且,你们虽然已经解了毒,但本王这里可还有无限量的噬心丝。”

“你以为这些就能够挡住本王吗。”

紫雷圣王冷笑道。

“当然拦不住,不过本王确定的是,必定能够拖延大把时间,而对于诸位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不就是时间吗,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本王所说的洞湖真人一行已经死掉的消息,那倒不必在意时间,大可在这里和本王斗上三天三夜。”

土邪王邪笑道。

这一说,紫雷圣王顿时眉头高皱。

“真是好狡猾的魔头,罢了,反正杀了他也只是杀个分身,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先赶路。”

无根圣者说道。

诸宗门人便也都点着头,确实事有轻重缓和之分,和这老魔头在这里耗时间并非上策。

“不愧是正道的前辈人物,果是深知权衡之道。”

土邪王哈哈大笑,然后又邪笑道,“诸位來者是客,又让本王见识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游戏,本王也着实欣喜,便为诸位破个例,于老怪,你带他们前往冰宫吧。”

“属下遵命。”

那佝偻老者起身答道。

见到土邪王居然派手下人带路,众人刚刚松缓的眉头又重新皱了起來。

“怎么,诸位是怕本王搞鬼吗,那诸位可真是误会本王的好意了,从我这古城前往冰邪王的宫殿可有好长一段路,而且,这条路上迷宫众多,七拐八折可是会浪费不少时间,但是,有本王的手下带路,诸位可以节省大把时间的安全抵达。”

土邪王笑道。

“哼,你会有这么好心。”

柳凝璇冷哼一声,当然不信。

土邪王一笑道:“关于理由,本王刚才已经说了,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本王向來看不惯冰邪王那老东西,所以帮你们一把,尽早送那老东西上路,对本王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当然,诸位若是怕我耍诡计,也可以自己去闯那些迷宫。”

“谁会怕你耍诡计,带路吧。”

无根圣者大手一挥。

“诸位请随老朽走吧。”

于老怪弓着身,低沉沉的阴笑道。

无根圣者便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李默等人便也跟了上去。

如果这于老怪敢耍什么花招,那么随时可以取他性命。

李默等人动了,紫雷圣王等人当然也不落后,一个个快步跟上去。

大殿里,土邪王端坐在宝座上,脸上带着深邃的诡笑。

另一边,在于老怪的带领下,众正道一路沿山而行,穿过一座座迷宫关卡。

于老怪的一举一动都在众人密切的监视下,一开始,众人都认为土邪王必定是想让于老怪在迷宫里搞鬼,把众人带入死局中。

毕竟,于老怪即使死了,也可以再度复活,对土邪王那边而言并沒有什么损失。

因此,一路上众人也都仔细的分析着迷宫的布局,一旦于老怪敢搞鬼也不至于上当。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那于老怪当真是老实带着众人赶路,而且穿行到关键地方的时候还主动介绍一下这里的奥妙之处。

如此不过半日功夫,众人便穿过了需要耗时两三天才能够度过的诸多迷宫关卡,抵达了一个山头上。

站在这里眺望远方,还有着更高的山脉,这些山脉皆是白雪染头,一片雪雾茫茫之景,而在其中一座大山顶上,但见修建着一座浩大如城池般的冰宫群落,于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里就是冰邪王的宫殿了,老朽在这里祝诸位好运。”

于老怪笑着说道,然后他脚下的土地如同涟漪般荡起,一刹便已缩入土中不见。

“哼,跑得倒还挺快的。”

无根圣者冷笑一声。

“师弟你刚才杀气外露,再蠢的人也知道你要动手。”

羽华夫人淡淡说道。

“那倒是我大意让他警觉了,虽然只是个分身,不过也仍然是那个沾染了我正道鲜血的魔头,不得不杀。”

无根圣者说道。

旁边,柳凝璇蹙眉嘀咕道:“师哥,这土邪王当真这么好心,把咱们送到这里來。”

“他当然不可能安好心,不过眼下要揣测他的用心不过也是凭空推断,总之还是要小心一些。”

李默说道。

诸女都是点点头,虽然论修为,她们中任何一人都足以和土邪王一战,不过,此人的狡猾却是令人不由得要戒备三分。

“李师弟这么说还真是抬举那土邪王了,他能有什么阴谋,无非就是害怕咱们对付他,所以把咱们领到这里來,把矛头对准冰邪王,而且,本王倒也清楚四大邪王之间素來不和,明争暗斗已久。”

紫雷圣王则大声说道。

“圣王还真是把事情想得简单。”

李默瞥了他一眼。

“因为事情本來就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紫雷圣王冷冷说道。

“是吗,那圣王要不要再和我打个赌。”

李默嘴角一挑,笑着说道。

“什么。”

紫雷圣王顿时眉头一皱,沒想到李默突然说出这话。

李默微微一笑道:“如果土邪王真如圣王所言,如此一番好心,那么我便将九圣避雷衣归还予你,但是若然土邪王如我所说满怀诡计的话,那么就让我在圣王的随身物品中再取一件宝贝如何。”

“你这小子……”

紫雷圣王听得脸色一黑,眼中怒意大盛。

他之所以反驳李默的话,一则是因为之前吃了个大亏,如今至少要在口头上扳回一局。

二则,他也有几分相信土邪王的话,认为土邪王应该真是怕了众人,为保分身小命这才把矛头指向冰邪王,更有几分借刀杀人的意味儿。

但是,如今李默突然把这争辩提高了赌约这一个高度。

事情不仅麻烦起來,而且更令他怒火中烧。

因为这赌局对李默而言沒有半点损失,但如果自己再输了,那么不仅名誉跌到谷底,更又要痛失一件宝贝。

而当然,若然胜了,便可大大扳回一局,而且重获九圣避雷衣。

只是,把这样一场赌局押在土邪王这魔头的身上,变数实在太大太大,即使紫雷圣王如何觉得这土邪王是沒有大阴谋的,但就怕万一有呢,那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这时,宝鼎圣王看出他的为难,便立刻说道:“眼下对付冰邪王为上,咱们在这里为了点小事争论不休,只怕影响军心,我看这事情即使要谈也稍后再说,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见到宝鼎圣王出來打圆场,李默便笑道:“在下也不过随口一说,圣王也别当真。”

“当然,本王怎会不知道。”

紫雷圣王冷笑一声,掩盖着脸上的尴尬,同时,眼神中的杀意又多了三分。

李默看在眼里,沒有说话。

他倒不是故意借这事情來挑衅紫雷圣王,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然这紫雷圣王见好就收,那么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这一路迷宫行來,紫雷圣王还是诸多挑刺,他便清楚他绝不会让这事情轻松过去。

因此,如今动动口舌打压一下他,让他知道即使动口舌也不见得就会输给他。

只是显然的,即使这般做,所达到的效果只是让紫雷圣王杀意更浓,二人之间是迟早会有一场大战的。

“好了,咱们走吧。”

这时,羽华夫人道了句。

于是,众人便飞身朝前赶去,一路上山,直抵冰宫。

沿山而上,是一片冰天雪地之景,大山上是万年不化的积雪,周边狂风肆虐,掀起重重雪雾。

这是常人难以涉足的危险境地,而即使对诸多高手而言,也绝对不是一个能放松警惕的地方。

沿途而上,并无任何阻碍,沒有蛮兽,沒有阵法,也沒有机关,这一切预示着的并非是事态的轻松,而是这冰宫中必定有着可怕的杀机。

浩大的冰宫如同城池般横跨在这山头上,宫殿的大门足有百丈,冰色弥漫,紧紧的闭合着。

门外两尊巨大的兽人石雕更比大门高出一半,手持巨斧而立,俯瞰着來人。

“咔,。”

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似乎闭合了千年之久的冰宫大门随之开启,随着细碎的冰渣掉落下,一股股腾腾的冰雾随着大门溢流而出。

修为低的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冰宫中的冰气之浓比起外界更高十倍有余。

此刻压力最大的无非是火系真气的修炼者们,冰火二者哪一方高,另一方都会承受重压,这时,修炼的精纯高低便自然的显露了出來。

真气浓度在冰气以上的,一身气息一放,顿将冰气消融至无。

而浓度低的,皮肤表层的火焰和冰气撞击在一起,发出细碎的响声。

自然,李默如來时一般,并沒有任何的异状,这以血魂石为根基的魂躯,半点都不受这冰气的影响。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