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对德尼雅用剑架她的攻击十分惊诧,然而她虽惊不乱,动作还是十分从容。一击不成,她收回匕首,准备再发动一个技能,可是这时却看到德尼雅的长剑已经刺了过来。

德尼雅在一剑架住她的匕首之后,没有任何收剑的动作,而是趁她将匕首收回时立即发动了技能——破空一击!

长剑雪亮的白光刺过美女的小杜,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啊!”美女惨叫了一声,她有点难以置信。佣兵的剑术难道也可以这么好吗?在她印象中,佣兵远没有玩家灵活,如果玩家用一点儿小技巧,他们更是只有挨打的份。可是眼下这个佣兵却是用的不属于技能的小技巧来对付她了!招架之后无间歇出招!

这样的用技能方式,让美女想到了另一个人,可那家伙是个高端玩家,眼前这个鱼人只是个NPC呀!怎么可能?

德尼雅一击成功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李毅,问道:“主任?”

李毅点点头道:“你这技能发动的时机是掌握对了,但你其实不用架她的匕首的,这个动作比较多余。你刚才如果斜肩、侧身、收腹的话,只靠神体动作就可以躲开她的匕首技能。这样不架她的匕首,直接发动攻击速度会更快一点儿。而且你刚才那一记破空一击,如果用拖招的手法押后半秒,剑尾就可以划中她的心口,那里可是要害攻击。”

德尼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右手持剑,左手持盾,再度向法国美女扑去。

法国美女不知道她跟李毅说了些什么,只是见她扑来,立即瞅准时机飞速闪身,躲开了她这一剑。

谁知德尼雅一个攻击技能用完之后,马上又发动了下一个攻击技能。她的长剑在这变换技能的过程中只是略慢了一下,停都未停就继续向法国美女缠去。法国美女始料未及,正好被她这一剑刺中了星口!

一剑穿心——要害攻击!

法国美女痛呼了一声,然后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espece^de^mal^baisée!”看到自己又挂掉了,米兰某公寓游戏舱中的名模又骂了一句。佣兵也会用技能组成连招吗?名模皱起眉头,忽然觉得她今天遇到的这个NPC不简单。

而李毅的船上,德尼雅则再一次向李毅请教。

李毅评论道:“你长剑最后一击不错,完美的要害攻击。不过我以前跟你讲过,你的这两个技能是可以完美连在一起构成一个无懈可击的连招,但你在连招中间却产生了一个不必要的减速。你可以再熟悉一下看看。”

德尼雅点了点头道:“我平时练的时候是可以不停顿把两招连续使的,不过刚才的战斗中为了刺中她的心口要害,不得不中途减了一下速度。”

李毅道:“嗯,这就是技能为什么要多练的原因,实战总是比平时练习招术时会出现很多意外。其实如果你把这个连招练得足够熟练,还是可以不减速刺中她的要害的。这个连招属于基础连招,你在以后的战斗中必须要达成每次都无减速连击,不能有这样的失误。”

“这个鱼人实力不高,因此还是让你刺中了要害,如果换了我的话,就可以趁你这慢了一点儿而躲过要害攻击,就像我刚刚躲过她那记匕首割喉一样。”

德尼雅若有所思地再次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甲板上的法国美女道:“可惜她死了,要不然还可以试试。”

李毅笑了笑,对塞拉道:“塞拉,你再复活她吧。”

另一边法国名模正在死亡后的一片漆黑中思索德尼雅的那个将她杀死的连招,越想越是咬牙切齿。

玩家死亡后如果下线,并且24小时之内不再上线,那么在此期间施加在你身上的复活术也将失效。24小时之后再上线你将只能在教堂复活。可是美女现在却不想下线遁,而是心里默念道:“有种你就再复活我。”

果然过了一会儿,她眼前又亮了起来。她发现自己又趴在了甲板上,不用问,肯定又是被复活了。美女警惕地站起身,望向李毅。

李毅看她的样子笑道:“哟,你还没下线?”

美女竟也展颜一笑,说道:“没有呢,帅哥,我打不过你的佣兵,你是不是可以把我送到岸上了?”

李毅笑道:“你不是还要在杀我之后把她们全部活捉招降吗?怎么又变成打不过了?”

美女妩媚地看着李毅道:“帅哥,凡事总有意外不是?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你送我上岸,我请你到酒馆喝酒。”

李毅立即摇头道:“我可不敢交你这样的朋友,你请了我喝酒,我这几个佣兵恐怕就非转让给你不可了。”

美女向李毅抛了个媚眼:“你一个大兰人,别那么小气嘛。你既然救了我,就救人救到底好了。”

你还知道是我救了你?李毅都有点无力吐槽了。

见到这么极品的美女,李毅很想逗她一逗。他指了指德尼雅道:“我的佣兵还想跟你练练剑,你如果让她满意了,我可以考虑把你送到岸上哦。”

法国美女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德尼雅,二话不说,又抢先动手了。疾步技能发动,匕首闪着雪亮的光,刺向了德尼雅的咽喉。

德尼雅虽然身穿厚厚的板甲,手里拿盾,但速度还是极快的。护卫剑士本来就是速度型战士,而非楼盾型。看到法国美女扑来,她没有躲,也没有挡,同样用长剑发动了攻击技——一剑穿心!

两个人的攻击技同时发动,但法国美女心知不妙,因为她用的是匕首,而对方用的是长剑,剑比匕首要长上一截,两个攻击技对冲,肯定会是她受伤。

美女果断收回技能,后退一步,决定换个技能再用。可是她没想到,德尼雅这次又用的连招。在她后退的同时,德尼雅的长剑跟进,再度刺中了她的腰身。

法国美女大惊,这NPC次次发招都是连招,不伤人不休,这是怎么回事?游戏中NPC佣兵的技术什么时候这么高了?太诡异了吧?

尽管心中惊讶,美女仍然准备挨过这一击之后立即反击,跟德尼雅拼到底。然而很过了这一招之后美女发现她没有机会反击了,因为德尼雅刺中她的腰身之后剑由刺转斩,又发动了技能——拦江!

长剑拦腰横斩,不留一丝回旋的余地!

三连击!这个佣兵用的是三连击!将三个技能完美结合在一起施展的三连击!根本没有给她反击的机会!

美女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知道德尼雅这三连击有两下打在了她身上,这让她只剩下点血皮了,她必须在德尼雅这一击之后抓住最后的机会!不能让德尼雅再伤到她了!

拦江将美女重重击倒,美女倒在地上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最后的反击机会也没有!德尼雅在她倒地之后,继续向前,用小盾牌的底沿砸在了她的星口上!

三个技能连击之后,又接了一记盾牌发动的普通攻击。德尼雅用的是个无懈可击的四连击!美女发现她其实自从被德尼雅第二招刺中了腰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了!

当法国美女细细回味刚才的对战时,她的眼前早已经是一片黑暗了。她又挂了。

箭鱼号上,李毅赞叹道:“你这个四连击用得不错,就算是我,中了一招之后也躲不开其他几招了。”

德尼雅笑了起来,说道:“主任,我还想试一试。”

李毅道:“塞拉,那你就再把这位小街复活吧!”

塞拉施展复活术,那个美女又再度站了起来。

看到美女起身,李毅打招呼道:“哟,你还没下线?”

美女这回二话不说,还没等塞拉将她的生命值回满,就向德尼雅扑去。

呯、呯、乓、哐!几招过后,法国美女又倒了。

德尼雅转头问道:“主任你看我这个连招怎么样?”

李毅点头道:“嗯,这个连招用得也不错,发第二招时如果你左手小臂向右一点儿就更好了。”

地中海的海面上,李毅的箭鱼号静静地漂浮着。

法国美女又一次打量着熟悉的四周。自从到了这个船上之后,她就不停地被李毅的佣兵杀掉复活,杀掉复活,反反复复。

她已经记不清楚她跟德尼雅打过几次了,反正每次都是惨败。惨败之后就是复活,复活之后又是惨败。

“哟,还没下线?”李毅的招呼打得还是那么一成不变。

法国美女现在懒得理他了,一复活就向德尼雅冲去。她就不信自己连一个佣兵都打不过!

德尼雅长剑如行云流水,越来越从容不迫。三招过后,法国美女再次眼前一片漆黑。

接着,她又被复活了。

复活之后,她仍是直接向德尼雅冲去。这次德尼雅又换了个连招,她眼前很快就黑下去了。

——

法国美女倒下过多少次,谁也数不清了。

当德尼雅第N次将法国美女刺倒在地时,淡淡地说道:“她现在出招越来越无逻辑了,我觉得再用她练技能配合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阿米娜在旁道:“说起来她倒是蛮顽强的,一次次倒下,一次次又站起来,从不服输呢。”

李毅本来看这个恩将仇报的法国美女很不顺眼,但现在也不由得佩服起她的毅力了。如果是他遇到这种晴况,恐怕早都下线不玩了。一次次被杀,有什么意思?

可是眼前这鱼人却每次被复活,都在努力奋战。要说一次两次也正常,可她被砍死几十次了,仍是坚持,这纯粹是找虐啊!

“这可能就是天生的抖艾姆体质吧!”李毅感叹道。话一出口,李毅忽然觉得自己这话不应该说。要说抖艾姆,他现在这几个饶丽都非常喜欢被教育,每天争着抢着求主任教育,可以说个个都是抖艾姆。他这打击面也太广了。

李毅镇定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几个人都没觉得他的这句话有问题,于是长出了口气。

法娣玛说道:“德尼雅姐姐如果累了,就让我跟她打一打吧,她真的很不经打哦。我也想练习一下主任教过的技术呢。”

法娣玛是李毅手下中除了塞西莉雅之外年纪最小的,所以管德尼雅她们都叫姐姐。

李毅正色对法娣玛道:“你只是一级舞蹈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鱼人应该是个二级盗贼。德尼雅是二级守卫剑士,所以跟她对战等级上并不吃亏。你跟她打就没这么容易了。你等级低她一级,血量、技能数量等都要比她少好多。舞蹈家又是控场者,不太适合跟人单挑。”

法娣玛不高兴地道:“主任的意思是说我跟她打会输给她了?”

李毅道:“当然不是,等级并不能决定一切,技巧才是关键。你如果把我曾教导你的那些技术都掌握了,打赢她还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你究竟掌握到什么程度了。如果你技术不过关,等级又比人家低,被人反虐也是正常的。”

法娣玛拍拍高高的星部道:“我最近也是很认真地总结主任教的技巧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已经不是当年被主任三篇打倒的法娣玛了!”

李毅笑了起来。当年李毅单人夺舰,一举将阿米娜她们三人擒获时,法娣玛是最不经打的那个。李毅看出来了她是辅助型身份,等级又低,所以就用三篇解决了她。此刻见她洋洋自得地提起这件事,怎么能不笑呢?

阿米娜也在旁笑道:“你倒是好意思提。”

法娣玛脸稍稍红了一下,说道:“被主任打倒,有什么不可以提的?又不是别人。”

塞西莉雅在旁起哄道:“哦,原来法娣玛姐姐被主任三篇子就打倒了哦。”

法娣玛拍了一下塞西莉雅的小脑袋,说道:“你连主任一www.by2286.com鲍鱼篇子都挨不过,还说我。”

塞西莉雅晃着脑袋,一头长长的金色卷发也随之甩起:“我当时也挨了主任三篇子哦,只不过后两篇子抽过来时塞西莉雅已经晕过去了。”

塞拉、阿米娜等人听了全都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