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时分,大宅深处的一间密室之内,此刻四人环桌而坐。

北面为首的是一个青袍老者,一脸的威严。

南边坐着一个光头大汉,右脸上有着一条鲨鱼刺青。

西面的坐着一个妖媚女子,手指轻拂着白玉般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碧眼。

东面的则是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儿,扎着冲天辫儿。

在桌子上放置的罗盘,其上映照而出的缩影图豁然乃是矿林洞里外的地形图。

“好个神勇王,一来可是好大的阵势啊,周边诸宗诸城几万人马涌到这里,如今整个主城那是人满为患。”

光头大汉不无嫉妒的说道。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个好机会。当初情报泄露的时候,九玄天那边便说了要尽快动手,这荣世诚倒也聪明,请动神勇王来改造阵法,若真被他改造好了,那咱们要想侵入进去可就难了。”

那妖媚女子一拂秀发道。

“但是,有没有可能这是对方设下的陷阱呢?”

小孩儿显得和年龄极不相衬的谨慎。

“神勇王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若是小窥了此人,只怕把命都搭进去,因此,虽然看起来是个大好机会,但是确实不得不考虑作为陷阱的可能性,即使只可能是微乎其微的可能。”

青袍老者说道。

“敖老所言甚是,那神勇王有力擒魔使之能,咱们四人加在一起只怕都非他的对手,若是陷阱那还真是棘手呢。”

妖媚女子点着头。

“那莫非就不动手?”

光头大汉瞪着眼。

“当然不是,只要确定不是陷阱自然是个动手的大好机会。”

敖老摆摆手道。

“按照内城传来的消息,这一次大宴寒烟门天王级的人物都会出场,那神勇王和无根岛上的诸强也都会出席,若是陷阱的话,对方只能够在人员上动手脚。那寒烟门圣使前阵子才刚闭关,圣使闭关绝非数日,至少也是数月,不必担心。至于寒烟门和无根岛上的人,也没有动手脚的地方,唯一一个可能性就是那神勇王在对付九星城一战时所使用过的替身。”

小孩儿谨慎的分析着。

“没错,秀师弟所言和我所想一样。对方唯一可能做手脚的地方,就是把替身安插在大宴上,真身则在矿树林里守株待兔。”

敖老拂须说道。

“那咱们该怎么办?”

光头大汉立刻问道。

但见敖老一翻掌,手上多了一枚光泽四散的手环,这手环似翠玉制成,绿油油的如水般。

“这是水灵环!”

三人皆是眼睛一亮。

敖老长笑一声道:“没错,这正是咱们海灵山三大镇门之宝之一的水灵环。此番能否帮助九玄天摧毁寒烟门,关乎到我们海灵山日后能否取代海王宫成为东海国的皇级玄门,因此,山主在临行前特地将这宝物交给了我,以备不时之需。”

“有了着东西,便能够真正做到神不知污apo软件下载鬼不觉的潜入了!这样一来,若然神勇王坐镇在那里,那便可轻松发现。”

光头大汉大喜道。

“没错。”

敖老点点头,拂着白胡子说道,“九玄天之所以与我海灵山合作,意图借我宗门之手寻觅到摧毁寒烟门的利器,便是因为我们海灵山擅长水系之秘法。尤其是我等这一脉所修炼的水遁之术,罕为世人所知,无论多高明的阵法,还是守卫,只要有水存在的地方,便可借道而行,难觅其踪。”

话到这里,他举起水灵环来,眼神骤亮道:“而这水灵环,更能够把我们水遁之术提升到极限,将人彻底的从生命物质转化成为纯粹的水分,任那神勇王修为再高,五感再强,也休想察觉到我等存在。”

“有了此物,此行必能成功。只待盗走神木,交付给九玄天,那九玄天就会完成承诺,扶持我宗门上位,日后,我们海灵山必能超越海王宫,成为东海国当之无愧的皇级玄门。”

光头大汉握着拳头,满脸涨红。

“今日事情就讨论到这里,你们都去休息吧,养好精神,明晚将会是我们海灵山铸就传说的开始。”

敖老沉声说道。

诸人散去,宅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段,城池各处却仍是热闹。

一晃到了第二天大下午,诸宗各派的人马手持邀请函进入到内城,往日稍显冷清的内城之地,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以内城大殿为中心,周边十几个大殿广场都布满了桌椅。

众人入席,自是一个个按捺着兴奋。

而那些获得了无根岛宴席资格的大宗门来人更是满面红光,不说面见神勇王,能够有机会踏入这上古时代十三信徒的岛屿之地,即使宴席是布设在岛边上,以方便视野,但对众人而言已是无上的荣耀了。

待月升之时,李默一行和寒烟门诸强联袂而现,出现在了内城大殿中。

诸宗欢腾,一时间掌声如雷。

自然,这里出现的李默乃是小黑所化。

诸宗来人虽多,但论天王其实并没有多少,而小黑身为龙族,修为本就是一日千里的进步着,如今即使秦道铭复活,只怕也窥探不出蹊跷了。

因此,其他宗派的来人又怎么可能辨别出他的真身呢。

和计划的一样,李默的真身此时正位于秘境深处的矿树林中,在那里守株待兔。

与此同时,在秘境之外的地方,阵法布设依旧,一个个犹如连环般环环相扣,构造成密不透风的阵法墙。

而和其搭配的则是守卫们组成的三关六卡,监视着周边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因为主城内有盛大的宴席而有丝毫的松懈。

而在地层之下的深处地带,此刻,四道身影正在迅速的流动着。

海灵山秘法之水遁,乃是将身体转化成为水分,从而轻松在地层中移动。

要知道,秘境之地下方广布的都是矿脉,矿脉的结构注定了其富含水分,如此一来便给了他们活动的空间。

如此一路深入,轻车熟驾般,只是在经过各个阵法墙的时候,速度稍慢了一些。

但是,即使再严密的阵法结构也未曾考虑到有人会以如此方式渗透进来。

毕竟,商天国位于半界之西,而东海国位于半界之东,中间夹了一个地域浩大的九川国,因此,布设阵法之初便没有把东海国擅长破解的阵法剔除掉。

如今,敖老四人正是因为这便利轻松渗透进去。

如此一路,直抵矿树林的地下。

到了这里,四人慢慢上移,待到了距离地层尚有十丈的时候,四人停了下来。

在四人看来,十丈这个距离已经完全超过了天王能够窥探到的深度,毕竟锦绣繁华叔所衍生出来的矿层极其复杂,其硬度非同一般,一般天王都能够渗透进丈余就不错了,因此即使是神勇王,在众人看来极限也就是五丈。

因此,十丈的距离可谓安全。

这个时候,敖老慢慢上行,直到经由一抹松土涌出地面。

此刻的敖老籍由水灵环的能力,化身成为纯粹的水分,不带有任何生命气息。

一抹水流从他的身体里分离出来,顺着地面慢慢朝前移动。

要知道,矿树之所以能够经由矿脉而生,就是因为矿脉中富含水分,而从矿树树叶中渗透出来的水份,经过高温蒸发之后又会化作云层最后作为雨水落下,从而在这地下世界中构造成一个水的循环系统。

在外界,已是深夜。

但在这里,气温仍然不低,很多矿树叶子上渗出水珠儿,顺着叶尖落下。

因此,有的地面还有点潮湿,那么一小股水流的移动就显得极不其眼了。

但是敖老仍然极其谨慎,即使他的修为近乎于鬼王,但面对作为半界第一人的李默,却不得不小心为上。

如此慢慢而行,耗费了好一番时间终于抵达了锦绣繁华木周边。

水流的前端浮起些许水纹,尔后露出一只眼睛来。

籍由这眼睛,敖老仔细的打量着周边。

目力所及之处,五感也在以极其细微的方式渗透开去,所及之地,皆未发现任何生命迹象。

水流顺着锦绣繁华木转了一整圈,然后又顺着巨木的躯体慢慢朝上移动,一直攀到树顶这才又慢慢落下。

然后,水流回归于松土之下,没入地层十丈深处。

紧接着,四股水流涌出地面,聚合成四人的身影。

光头大汉摸着光秃秃的脑袋,笑道:“我便说敖老多想了吧,那什么神勇王再如何神计妙算,如何能够想到咱们会潜入进来盗树?”

“敖老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毕竟关于咱们打听到锦绣繁华树的情报已被寒烟门获悉。只是,荣世诚虽有警觉,却还是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上。说到底,这里可是寒烟门最核心的地方,不是谁都能侵入进来的。更何况,如今有神勇王,他估摸着咱们更不敢轻举妄动。”

妩媚女子娇笑道。

这时,敖老大步走到锦绣繁华树之前,仰望着这棵巨木,含笑说道:“好一株锦绣繁华树,不愧是三大神木之一,简直是集结了天地精华的至宝珍品啊。若非我们海灵山早和九玄天有协议,否则的话,把这神木盗为己用,那我们海灵山也能够势力暴涨啊。”手机用户请访问mpiaotian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