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李默开始修炼风爆箭。

与巨雕精锐一战,风爆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更让李默看到修炼远程射杀武诀的必要性。

在三重真气修炼场练箭,箭身上要蕴涵超过22倍的力量,才能够将箭支平行射出。

但正是这样的压力,才激发出李默身上源源不断的潜能。

他日夜苦炼,耗费十日,硬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将风爆箭修炼至了大成境界,爆炸威力和深度都远远超过小成期。

与此同时,浮屠之刃亦列入修炼的进程,三段小成适应三重真气场,接着不断突破,达到四段小成,五段小成,距离大成期只有一步之遥。

李高远在这种压力之下,实力也是不断倍增,距离突破铁骨境的时日越来越近。

如此入学式之后,一晃已过了一个多月。

这日晚上,李勋过来了一趟,告知二人明天有集会。

到了节请到。”苏山城爽朗的笑道。

这时,许家那边也沸腾起来,上届武道会节请到。

唯有吃过亏的张昂,在一边暗暗摇头。

张世亮强,能强过铁骨境?

不过,这丢脸的事情他也只有憋在肚子里。

只见张世亮一刀在手,整个气势果是和之前大不相同,更加威猛。

他不无傲然的说道:“上一次,我幻雷斩未至颠峰,才让你有反击的机会。今次却不一样,本少幻雷斩圆满,誓要十招败你!”

这话映证了众人的猜测,更让人不看好李默。

武诀的颠峰水准比起大成而言,至少提升数倍威力。

只是再看李默,一脸淡定从容,并没有因为张世亮的话而有分毫的惧意。

“幻雷斩!”

张世亮见没吓倒李默,更是怒从心来,一声暴喝,挥刀朝着李默斩去。

刹时间,刀劲如风,幻化成无数幻影,一瞬便将李默包裹,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卷成碎肉。

然而这在李默眼中,却是破绽百出的一招。

他有百种方法,可以轻松破了这招数。

他淡淡一笑,重剑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抬,庸懒中却透着强横莫匹的三段玄霸劲。

一剑之势,宛如破开冥冥混沌的虹光,刀影顿时溃散不存。

而剑上携带的强横力道更将张世亮震得踉跄后退,足足五六步才停下来。

仅一招,张世亮顿愕然变色,他本是信心十足,以十成力量的一击,誓要讨回败阵之耻。

哪知,这一刀不仅被李默轻描淡写的一剑震溃,更被对方的剑劲震得连退数步。

而震惊的,同样还有厅内诸人。

就算许青松亦不由眉头一皱,李默那一剑,竟透着连他都无法揣透的玄机。

“不可能!”

张世亮暴喝一声,再次挥刀斩去。

来势更猛,宛如虎豹脱闸。

只是,李默仍是随意一剑挥来,大繁化简,却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

“砰——”

剑劲如洪水般狂涌而来,令张世亮浑身一震,虎口发麻。

“砰——砰——”

李默的剑,似慢实快,每一剑斩出,便带着惊天的霸力。

任张世亮有万般不甘心,但和李默的实力差距却大到难以弥补,以至于仅仅接了五剑,便被震得一屁股倒地,双臂颤抖不停,战刀黄色软件大全食色都差点脱手。

“杀了你!”

张世亮怒极而啸,疯了似的一跃而起。

只是李默速度比他快得多,他刀未出手,李默的重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冰冷的剑锋透着腾腾杀机,少年的眼神,带着强大的威慑力,令张世亮的灵魂也为之一颤。

好似大冬天里一盆冰水浇下,让他在瞬间恢复理智。

同时弥漫的,还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眼前的少年,仿佛就是死神的化身,那森冷无比的杀气笼罩着他全身每个角落,朝着毛孔中渗透进肉身中。

那重剑不止是抵在喉咙上,更好似放在每一根骨头,每一根经脉上。

再动一寸,便要全身碎裂,命丧黄泉!

极度的恐惧令张世亮的精神几近崩溃,浑身颤栗,那眼神中透着惊恐。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李家的废柴竟然强到了如此程度。

内心深处,李默便宛如挥之不去的阴影,让他在武道之上寸步难进。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