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师,果然是丹师……”

一帮人却是不知道祁象心中的想法,只是听见了白袍人的招呼,在内心激动之余,也觉得理所当然。

能够把一炉药,硬生生炼成了丹的高人,不是丹师,还能是什么?

“这么多年,终于又有一个新的丹师诞生了。”

“是啊,十年来,我至少参加了三次丹会。但是,出场的丹师,都是熟悉的面孔。就算有类似郭大真人这样的天才人物出现,也只不过是小插曲而已,不算惊喜。”

“因为,他们只是天才,在炼药一途上有天赋,并不是丹师。”

“再有天赋,也只是有可能成为丹师罢了。所以白玉京、秣陵山庄的人,才会想要邀请他们,加入自己的势力,作为客卿培养。”

“要是能够培养出一个丹师来,这人情和好处就大了……”

“当然,培养丹师,那需要时间。这时间,可能长,也可能短……更要消耗很多的金钱与药材,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培养的。”

“反正,这事有一定的风险。可能砸个几千万,也未必能够听见个水响。”

“相比之下,谁不想捡个现成的便宜?”

一帮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口无遮拦,什么都说。也让祁象对于丹师的身份、地位,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至少让他知道了,原来整个丹师组织。已然有十年时间,没有新的丹师注册登记留名。

十年时间,三界丹会而已,听着似乎不久。

但是。十年时间,那是整整一代人的年限。

十年时间,能让牙坚爪利的熊孩子,变成羞涩有礼的青少年。十年时间,能让流鼻涕眼泪的小女孩,变得亭亭玉立。含苞欲放的美少女。

十年时间,一对新婚小夫妻,努力造人的话,估计两孩子都能够打酱油了。

就算修行界,对于时间的长短,有几分反应迟钝。却也十分清楚。十年时间,没有一个新丹师诞生,那是一个多么尴尬的事情。

不仅是尴尬,还让人害怕,甚至恐慌。

修行的圈子,发展至今,各方势力的范围。也差不多界定下来了。

圈子就是这么大,有什么天才人物,资源倾斜什么的,大家基本上也有耳闻。再加上,丹师这种职业,在培养的时候,要耗费海量的药材。

所以,哪个势力在培养丹师。只要查一查对方采购消耗的药材数量,自然一目了然。

在这信息化的社会,大量资源的消耗,瞒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况且,这事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每一个丹师,在修行界都有十分特殊的地位。就算两方势力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也不敢去伤害对方的丹师。

因为在灵气匮乏的时代,想要冲击更高层次的境界,绝对少不了丹药的辅助。

只要有需求,那么肯定不会去得罪懂得炼制丹药的丹师。

毕竟每个丹师都不是全才,每个丹师擅长炼制的丹药,都有一定的偏向。说不定你迫切需要的丹药,恰好是敌对势力的丹师才会炼制。

而你却愚蠢的去得罪他,岂不是在自毁前途?

总之,在丹师即是荣耀的时代,哪个人成为了丹师,都不会选择隐瞒,而是选择昭示天下,以便获得足够的……利益,以及尊重。

但是十年来,大势力,小门派,都在培养丹师。

可惜成果甚微,一个个被大家看好的丹师学徒,明明已经在丹师的门槛上徘徊,却迟迟迈不过那个坎。

十年过去,大家有些急了,甚至于焦虑。因为有人怀疑,是不是由于地球污染的加深,灵气的进一步削弱,以至于炼丹的失败率,不断地提高。

这种变化,已经是丹师的人,可能没什么感觉。毕竟他们的经验,异常的丰富,在炼丹的过程中,可以不断的调整火候,弥补其中的缺陷。

但是新手却不行,察觉不了其中细微的变化,所以炼丹的成功率,太低了。有时候,误打误撞,成功一次。不过下次再炼,却连续失败。

所以传言一起,有人嗤之以鼻,也有人半信半疑,更有人信以为真。

谣言乱人心,一些丹师学徒,也难免受到了影响。

尽管,有大丹师站出来辟谣,可是谣言之所以可畏,就是由于它直击人心弱点,就算有有铁一般的事实作证,也很难消除其中的影响。

更何况,谣言说的也是事实。

十年了,都没有一个新丹师产生。这其中,会不会,真有什么蹊跷?

所以,恶性循环形成,有些丹师学徒,干脆自暴自弃,已经没有半点信心,几乎废了。一个没有信心的人,怎么可能炼得好药。

炼丹之术,这有点儿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废了几个丹师学徒之后,各方势力才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

不过,心病还须心药医。一个个丹师学徒没自信心,旁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信心意志,强加在他们身上吧。

在众人感到束手无策之时,祁象横空出世……

一炉丹成,龙虎云气现。

这样的景象,那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有目共睹。

气象可以造假,但是炉中的丹药,总假不了吧。一颗颗丹药,在炉底之中,散发出迷人的光泽,让人过目难忘,有一种揪起来塞到口中的冲动。

当然,最让人惊喜兴奋的,还是炼成这些丹药的人。

尽管祁象穿着斗蓬风衣,但是并没有遮住脸。一些实力高强的人,目光十分锐利,一眼就可以看清楚他的容貌。

在感叹祁象年轻的同时,他们也更加的高兴。因为,这是一张新面孔,并不是往年经常出席参加丹会的人。

“也不知道,这是哪方势力的人,蛰伏了多年,打算在丹会上一鸣惊人吧。”

“不管是谁家的势力,反正这是好事啊!”

“是啊,从此以后,又多一个选择了。希望这个祁丹师,好说话一些……”

有人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没错,又多一个选择。按照以往的惯例,新丹师为了积累经验,往往热衷于炼丹,且收取的报酬也比较少。

其他的丹师,也十分通情达理,不会怪新丹师破坏行情的。甚至于,有些古道热肠的老丹师,还会给新丹师推荐订单。

提携后进晚辈,这是近百年来,丹会最大的宗旨。所以,刚才郭大真人与洛古特,在表现出自己炼药天赋的时候,萧丹师出现了。

所以,在丹成龙虎现之后,几个丹会护法,也随之扑飞而来,隆重迎接祁象。黄色破解版

几个身穿白袍的高手,仿佛卑微的仆人,站在了祁象身前,毕恭毕敬。

“祁丹师,欢迎回家!”为首的一个白袍人,笑逐颜开,谦恭道:“其他丹师,已经在谷中等候,欢迎你的归来。”

似乎是为了响应他的话,就在这一时刻,只听一连串砰嘭声音炸响。

众人下意识地拧头观望,就看到了在山谷之内,一处更加隐秘的地方,忽然飞出来几十道白光,在空中如流星划动。

白光交织,相继在空中炸开。

那是一场绚烂的烟火,仿佛流星雨坠,非常的炫目华丽。

礼炮,礼花,接连不断……

祁象也随之有几分恍然,丹会如家,这回归、回家的意思,估计是在表示,大家接纳他进入组织的怀抱。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不管他是什么来历,不管他是善是恶,只要他能够炼丹,并且炼出了丹药,那么丹会就欢迎他,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个,才是真正的,唯“才”是举。

祁象感叹了下,也没有急于点头答应什么,而是轻轻招手。一股劲风,在炉中倒卷,就把一颗丹丸,送到了他的手上。

此时,祁象轻嗅丹丸,举在半空中打量,忽然问道:“这是几成的融合率?”

“呃……”

白袍人一怔,随即仔细的观察丹丸。他看得非常仔细,只见丹丸表面光泽如玻璃,仿若纯净的水晶,没有半点瑕疵。

他越看,越是心惊。

本来,祁象炼丹的时候,他就有关注了。或者说,但凡出现在集市中的每一个人,他都会悉心关注,免得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来不及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因为山谷之中有丹师,而他们几个人,要负责每个丹师的安全,自然不能松懈。

祁象炼丹,他关注是关注,却没怎么在意。毕竟在他看来,祁象最多也就是和郭大真人一样,属于有天赋的学徒而已。

但是,当丹药一成,炉子炸开,云烟绽现,呈龙虎气象的时候,他立刻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这哪里是什么学徒,分明就是丹师。

在确定,这丹师并不是山谷之中的哪一个人之后,整个丹会自然轰动了。

一个个丹师,根本不需要商量,也不用协调,不约而同开口,派他们几个出来,把人迎接进去。

白袍人来了,也看到了丹丸,然后骇然发现,大家似乎低估了这个新丹师的水平。

“十……十成,十成的融合率!”

白袍人咽了咽喉咙,高声吼叫道:“这是完美级别的丹药。”

“什么,完美级!”

“真的假的?”

旁人闻声,自然又是一片哗然,难以置信。

.......

出门在外,只有一更,大家见谅。(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