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子亭到了中军大帐这里的时候,已经有数百人,跟在魏子亭的身后,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亲近魏家,亲近魏子亭的人。

他们的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跟在魏子亭身后,给魏少壮声势,很多人的嘴里还都喧哗着叫嚷着,这会给他们手里塞上一把武器,几乎就跟哗变差不多了。

“我们要解释!凭什么将破坏燕军粮道,影响南方占据的勇士们扣押起来?”

“没错,我们需要解释!”

“要解释!”

“要解释!”

魏子亭冷冷的站在中军大帐之外,抬了抬手,身后一群人的声音,顿时小了起来,到最后,鸦雀无声。

很多跟着一起过来看热闹的真武学院学生们,也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

至于南方集团军的那些军人们,则没有一个参与进来,他们是职业军人,远比这些学生们更懂得这种在军中聚众行为可能引起的后果。

“徐将军,属下魏子亭,有一事不明,想问问将军。”

魏子亭昂首挺胸,朗声说道:“属下从家中带来百余私兵,其中三十多个精锐斥候,深入曹国境内,出生入死,切断燕军粮道,坑杀大量燕军,为我苍穹南方集团军,立下汗马功劳!属下想问,将军为什么,要将他们控制起来?他们……这群有功之人,到底犯了什么错?”

这会,跟在魏子亭身后的那群学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了。能跟着魏子亭,给他壮声势,已经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极致。

不然的话,就真的是藐视军规了。

中军大帐,悄无声息,一群精锐的士兵守卫在门口,眸光冰冷的注视着魏子亭他们这群人,只要他们再稍微有所动作的话,这群精锐士兵立即就会动手。

“将军……”魏子亭见没得到答复,心中也不由恼怒起来,心中怒道:你徐中天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侯爵!难道你这辈子就准备老死军中,不回帝都吗?得罪我魏家,对你徐家有什么好处?

“还不住口!”随着一声充满怒意的断喝,一个中年人撩开中军大帐的门帘,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

“四……四叔,您……您怎么会在这?”魏子亭看见出来这中年人,先是一怔,随即,看着对方脸上的怒色,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一时间,不由得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冰冷,背心发凉。

“你这顽劣的东西!什么人你都敢信任?你也不看看你找的这群人,都什么德行!他们会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吗?被人蒙蔽,还在那洋洋自得,军功!军功!军功你个头啊!”中年人实在是怒不可遏。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找魏子亭沟通这件事,就是不想把这影响闹大,准备先私下里跟徐中天好好沟通一下,然后再说出皇上的建议……相信徐中天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

毕竟这里面有皇上的意思呢,徐中天不会不考虑的。

可却没想到,魏子亭居然会如此沉不住气,而且魏雷还听说,就在他来之前,魏子亭还让人去挑衅徐洛……

“真是个混帐东西!”魏雷气得七窍生烟,指着魏子亭大骂道:“还不赶快给徐将军认错?你识人不明,又性子急躁,这军部……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呆下去了,立即收拾东西,这就跟我回去!”

“四叔……这……我……我……”魏子亭那张年轻而又英俊的脸上,涨得通红,眸子里闪着深深的恐惧之色。

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丢面子的问题了,而是这件事……甚至会牵连他的父亲魏风啊!

魏子亭不能不惶恐,他甚至不知道他父亲会怎样处置他。

“你什么你,没听见我的话吗?还不给徐将军下跪认错!”魏雷的心中,对这个侄子已经是腻歪得没边了。

在帝都的时候,魏子亭看起来还挺有心机的一个年轻人,做事沉稳,在冷平身边也低调隐忍了很久,直到后来因为七公主,才撕破脸的。

不过那时候,魏子亭的身边,也已经聚拢了一大批帝都的名流,已经有资格跟冷平分庭抗礼。

所以,那时候,撕破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别说魏风当时已经在朝中已经完全压住了所有人,成为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可没想到,这样一个在帝都还很优秀的年轻人,离开家门,到了军中,竟然接二连三的犯下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

“究竟是你把别人都当成傻瓜了?还是你自己根本就是个白痴?”魏雷很想拎起魏子亭的脖领,这样问一句。

魏子亭此时已经快要失去理智,近乎疯狂的咆哮道:“凭什么!凭什么说我冒领军功?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拿不出证据,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服!”

说着,魏子亭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哽咽道:“我出巨资,从曹国亲王将军曹天一身边亲信那里买来燕军粮道地图,这张图,已经经过实地确认,我做错了吗?我的手下,充作斥候,出生入死,在曹国的燕军粮道一线天那里,设计坑杀燕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错了?”

“既然这些事情都存在,那凭什么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魏子亭站得正走得直,行事光明磊落,凭什么说我冒领军功?说这军功不是我的,那么是谁的?让他自己站出来啊!”

“不错,之前徐洛在曹军阵营中,我的确是误会,这件事是我不对,因为我跟徐洛之间的一些私怨,导致我判断错误,没有经过验证,就报了上去。这事情,是我魏子亭做的,我承认!”

“可截断燕军粮道,坑杀燕军运粮队伍,这主意是我错的,买地图的钱是我拿的,做这件事的人也是我的手下!凭什么……就说我冒领军功?凭什么!”

魏子亭状若疯狂,态度强硬,英俊的脸狰狞扭曲成一团,声声控诉,让不少人为之丝瓜视频黄色下载丝瓜视频黄动容。

“看魏子亭这模样,我怎么有点相信他了呢?”

“是啊,要真的不是他做的,不早就吓傻了?还敢这样强硬的辩解?”

“我还是不怎么相信,我总觉得,魏子亭现在这模样,有点像是狗急跳墙!”

不少围观的学生全都小声的议论着,而先前坚定的跟在魏子亭身后的那群学生,也有不少人开始往一旁悄悄挪动着。

“凭什么?魏子亭,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到无以复加的境界了?你竟然还有脸问凭什么?”

就在魏雷想一把抓起魏子亭狠狠抽他两个耳光然后把他强行拖走之际,一个胖子从人群中走出来,指着魏子亭骂道:“魏子亭,你问问你自己,你说这番话,亏心不亏心!”

“刘峰,这里有你什么事儿?你少来趟这趟浑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滚开!”魏子亭也豁出去了,干脆的撕破脸皮。

“哈哈哈哈,有我什么事儿?你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你问问你四叔,这件事情里,有我什么事儿?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个人!”

刘峰仰天大笑,满脸嘲讽的道:“魏子亭啊魏子亭,你就是一个白痴!这件事,你家胖爷我全程参与!主意是武魂小队的队长徐洛,跟副队长李宏定的,我们一大群人共同商议的。设下埋伏的是擅长机关的隋岩,最后动手的是我们武魂小队的所有人!”

“你竟然敢说这里面没我什么事儿?魏子亭,你还有脸吗?”刘峰的话,让四周顿时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小胖子,人群中传来阵阵抽冷气的声音。

这件事要真的是武魂小队做的,那这支队伍,真的要扬名天下了!

“你说谎!这件事跟你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魏子亭咆哮着怒吼道:“想抢爷的军功,你做梦!”

“没错,刘峰,你有什么证据,说这件事是你们做的?”李铁看见刘峰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时候也豁出去了,要一条道走到黑。

“证据?证据早都交到皇上那去了,你们想要证据,回帝都去找皇上要吧,胖爷本来懒得搭理你们,可见你们竟然如此不要脸,实在忍不住……”

“你胡说八道!这件事要是你们做的,你们凭什么不要这份军功?凭什么?”李铁看了一眼身旁脸色铁青的魏子亭,冲着刘峰吼道。

“是啊,这件事很奇怪,要真的是武魂小队做的,他们怎么能不要这份军功?”

“嗯,很蹊跷,军功这东西,还有人嫌多吗?”

“这军功,足以让一名军人名扬天下,我也不信会有人傻到不要军功。”

不少人听了李铁的话之后,都在私底下小声议论,感到费解。

“很好奇是吧?那胖爷,今天就当着南方集团军所有袍泽的面,给你们讲一讲,为什么我们武魂小队做了这件事之后,连军功都不想要。”

刘峰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他的目光,缓缓从所有人的脸上扫过。

包括从中军大帐中走出来的冠军侯徐中天。

“那是因为,有几十个无辜的平民百姓,因为我们切断了燕军粮道的原因,而丢了性命。”

说着,刘峰眼圈微红,长出一口气:“那群燕贼虽然禽兽不如,但如果不是我们切断了一线天峡谷的粮道,将他们困在那里,使得他们任务失败,不敢回归军队……他们也就不会在脱困后,化作一群流寇,对那些无辜的人施暴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