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纹。”

宋舒瑶等人都不由得眉头一蹙。

这东西的存在,超出了众人的预料之外。

但是,却又似在情理之中。

万年之前的情况并沒有眼下这么严重,光靠着净魔印确实难以对付势力猖獗的邪道。

这时,秦道铭不无得意的抬高声调道:“净魔印,确实可以克制异物之力,但是这东西对沒有异物之力的邪道却起不了任何作用,而战纹就不一样了,它虽然对异物之力不存在克制作用,但是却能够货真价实的提升战力。”

话到这里,他一脸诡秘的扫过四女,说道:“有此物在,就算你们有翻天的能耐,也绝非本宗主之敌。”

“那我倒真要讨教一番了。”

龙嫣柳眉一挑,豁然起身,身上股股龙气恢弘腾飞,刹时间战意溢满全场。

“龙族兽人。”

辨清女子身份,秋水宗这边诸人又不由暗吃了一惊。

“龙族兽人么。”

秦道铭笑了起來,朝着四女勾勾指头道,“你一个人绝非我之敌,四个一起上吧,虽然也同样沒什么胜成人漫画app嘿嘿嘿连载算。”

见到秦道铭一脸托大的表情,丝毫不把诸人放在眼里,宋舒瑶便道:“既然秦宗主想以一敌四,那咱们这些小辈就不推辞了。”

听得宋舒瑶这么说,顾友山等人心里都明白,这决策是相当明智的。

若想一对一的打,秦道铭的胜算很高,他那能够令人生命力流逝的神通是否能够同时施展在多人身上,那战纹的具体能力又是什么,这都是个未知数。

对于四女而言,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事。

因此,宋舒瑶这么一说,龙嫣三女也都是心头明了。

于是,四人呈弧形半围着秦道铭,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腾腾腾,。

战事未开,氛围已然剑拔弩张,一波波的气浪犹如泛滥的洪水在殿内冲撞着。

四女紧盯着秦道铭,战事直是一触即发。

“雷杀。”

宋舒瑶率先发招,神通一起,一道惊雷自九天而降,直朝着秦道铭袭去。

只是,她速度虽快如闪电,但秦道铭却比闪电更快一筹,但见他二指一并,沉喝一声:“极度削弱。”

话落时,手背上的战纹豁地暴发出腾腾光泽。

与此同时,宋舒瑶骤地如遭雷击,娇躯猛烈的一晃,呛出一大口血來。

在此影响下,那雷光也受到影响,一下子偏离了方位,砸在秦道铭的身侧。

不好。

鼎魂等人都直呼不妙,万沒想到秦道铭的战纹之力竟然如此霸道。

这电光火石之间,柳凝璇三女已在同时出手。

阵柱自地而生,由天而起,柳凝璇小手一抬,便是一堆阵法砸了过去。

龙嫣的攻击则比阵法更加霸道,拘魂锁如灵蛇袭來。

秦可儿也沒有留手,背后天书宝画展开,千剑齐动,光华映照天地。

“沒用的。”

秦道铭却是一声长笑,他猛一挥手,手背上的战纹光泽璀璨暴射。

“哇,。”

三女皆是如遭重创,娇躯一震间,呕出一大口血來。

受伤的同时,三女的招数也都悉数偏离方向,打在了秦道铭身侧的位置。

“宗主威武。”

一时间,秋水宗的诸长老皆振奋非常,顿时齐声欢呼。

相比之下,顾友山等人则都脸色大变,直呼不妙。

但见宋舒瑶四女在战纹攻击之下,无一不是如重伤般,俏脸苍白,嘴角染血,那娇柔的身躯都仿佛有些站不稳。

“这战纹是……加剧伤势。”

宋舒瑶喘着气,俏脸上泛着不安。

这一说,顾友山等人又都是心头一震。

“哈哈哈,不愧是宋大长老,一下子就明白了战纹的力量。”

秦道铭放声大笑,然后便朗声解释道,“本宗主的神通名为‘弱化’,可以削弱他人的战力乃至生命,而这战纹即是神通的延伸,其名为‘极度削弱’,只要人有伤势在身,一旦被我战纹打中,这种伤势便可以增至十倍强度。”

“好可怕的能力。”

秋水宗诸长老直是惊呼出声,他们虽然知道秦道铭获得了战纹,但是却并不知道这战纹具体的能力,这和神通进化之后获得的盗命之术都列为宗门的最高机密,除了同行的秦傲刃两个天王外,其他人都是不知情的。

而这事情一披露出來,则将岛上诸强直是推入了绝境中。

这战纹的力量实在太过可怕了,只要身上带了一点伤,一旦中招就会十倍恶化。

而且,秦道铭显然料到四女在巨鬼城一战中受了重伤,如今到了燕山国境内也才仅仅过了一个多月,因此伤势未曾痊愈的可能性极大。

事实也正是如此,一个月时间四女的伤势并沒有完全恢复,如今留在身上的怎么也有一两成的伤。

眼下一中了战纹,便让她们一下子陷入了好似刚从巨鬼城作战归來时的景况,体内伤势的十倍恶化让她们仅仅只是站立都感到费力,更何况是一战了。

“哈哈哈,我便说过,你们加在一起也沒有半点胜算,现在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秦道铭负手而立,一脸的倨傲。

这一次,可是将这四个丫头踩在了脚下啊。

秋水宗诸人目睹宗主大发神威,那底气也都一下子足了起來。

“嫣儿姐,能够发动死气法阵吗。”

宋舒瑶低喘着气。

“不行,死气阵的能量消耗太大了,至少得过一个月才能够再度启动。”

龙嫣摇着头。

“真沒想到战纹的力量竟如此可怕……是我失算了……”

宋舒瑶叹道。

“不怪瑶姐姐,本來我们就沒有第二条路。”

柳凝璇摇摇头。

“不,都怪我,若非我受邀去了秋水宗,事情也不可能恶化到这状态。”

秦可儿内疚道。

“也不关可儿姐的事,要怪就怪这秦道铭用心险恶。”

柳凝璇握着小拳头说道。

“不必讨论了,你们这重伤之躯根本不可能是本宗主的对手,而且也沒有任何拒绝本宗主的资本了,你们若是不把岛屿交上來,本宗主就亲手夺岛,你们若是不把碎片交上來,那本宗就去李默的修炼场,亲后把碎片给取出來。”

秦道铭大声说道。

此刻,他仿佛这天地般的王者,站在这岛屿大殿之上,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而事实上,眼下的情况对于岛中诸人而言也是极端的不利,在战纹将四女拖入重伤之下,岛屿上已无人能与秦道铭争锋。

宋舒瑶蹙着眉头,极速的思考着,但却也无法想到一个对付秦道铭的方法。

任她千算万算,但是战纹的出现将一切都推入了绝境。

“看來你们是不准备亲自交出來了,好,本王正好过去,看看李默那小子……”

秦道铭脸上带笑,灿烂如阳。

而秋水宗众人也都是浑身一震,腰杆挺得直直的,下巴昂得高高的。

对他们而言,李默就是一枚心头刺。

在李默出现之前,秋水宗何等昌盛,那时与白海门争锋,在整个翌州之地拥有着一半的地界。

然而,李默一出现,秋水宗迅速由盛转衰,吞并云天门失败,紧接着归降武极宗,这么多年抬不起头來。

如今,一朝仙缘至,秋水宗终于有能力拔出李默这枚刺了。

而秦道铭准备动身前往岛屿深处,而四女根本沒有能力阻拦,她们尚且如此,顾友山等人更不消说了,冲上去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当然,若然能够争取到片刻时间好让李默出关,那众人都愿意舍弃这身性命。

但问題在于,李默根本沒有任何出关的迹象,这个时候冲上去阻拦绝非明智之举。

但当然,若就这么让秦道铭抵达修炼场,那也是众人万万不敢去想的事情。

是拦还是不拦。

决策权全在宋舒瑶身上,如此紧要关头,生死存亡,饶是经历诸多大事,向來处乱不惊,这一刻宋舒瑶也是犹豫不断。

但秦道铭可不给她时间考虑,抬脚就要走。

就在这时,突而有声音自深处传來。

“秦宗主要见我又何必移步,本王已经到了。”

这声音,众人自是熟悉之极,顾友山等人顿时兴奋莫名。

李默竟然出关了。

神不知鬼不觉,就这么突然间出现,虽然有些错愕,但对于众人而言却无疑都是振奋的。

“这气息……”

龙嫣突而嘀咕了一声。

这声音很小,只有宋舒瑶三女才听得到,三女皆是聪慧绝顶之人,这么一听,便一下子明白了一件事情。

与此同时,但见一身白衣的青年从岛屿深处而來,其面如冠玉,容颜带笑,一身的风流倜傥,同时又贵气四溢,可不正是李默吗。

“神勇王。”

目睹李默出关,秋水宗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这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李默,那一身气息众人再熟悉不过,毕竟和李默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气息虽然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提升,但是其本质却不会有变化。

随着吃惊,接踵而來的便是心情的忐忑不安。

毕竟李默闭关是为了吸收天地至宝,而如今出关,看他那一脸轻松的表情,一身气息敛而不放,分明就是闭关大成之象。

“神勇王……”

秦道铭嘴角邪邪的一勾,沉声说道。

“舒瑶你们沒事吧。”

看也不看他,李默一步來到殿中,回望四女。

“我们不打紧。”

宋舒瑶摇了摇头,眼神闪烁了一下。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