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洛有些奇怪哥哥的反应,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我……我服用了三颗,才好容易突破到剑王这个境界……”徐素一脸郁闷的说着。

“什么,你只服用了三颗……就提升到剑王境界。”徐稷和洛心蓝异口同声的问道,两人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

如果不是两个儿子亲口说出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神奇丹药。

随后,徐稷一脸严肃的看着徐洛,说道:“小洛,我跟你娘,每人三颗足矣,其他那些,你自己留着。”

“是啊,我们有三颗就足够了,剩下那些,你还是留着吧,以后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怎么能给我们这么多。”洛心蓝说道。

这就是亲人,不管到什么时候,最先考虑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徐洛心中温暖,笑着说道:“爹,娘,你们放心好了,我的实力提升的已经够快,这些丹药虽好,但我却并不想太过于依赖它们,其实……我的提升速度,已经够快了,不是吗。”

听了徐洛的话,徐稷和洛心蓝还有一旁的徐素都用力点头。

沒错,徐洛的提升速度,岂止是一个快字就能形容的,简直就是在飞啊。

洛心蓝从小出自宗派,见识不可谓不多,但依旧从沒见过像徐洛这样,两年时间,境界便达到半步剑王的。

用宗派里那些老人的话,这样的少年,简直就是妖孽般的天才,长大了,完全可以横扫八荒六合的。

“所以,你们还是收下吧,我留下几颗就够了。”徐洛一边说着,一边将血丹分别装在两个玉瓶里面,最后剩下三颗,收回到储物戒指当中去,然后把两个玉瓶,分别交给自己父母。

认真说道:“你们就不要再推辞了,虽然眼下看來,我们徐家已经无比荣宠辉煌与强大,但实际上,依旧有很多看不见的危机,笼罩在我们家上空,远的不说,就说娘的那个门派,一旦日后找上门來,沒有强大的实力最为基础,如何应对。”

一句话,说得几人都沉默起來。

宗派,对于世俗來说,就是一座大山,哪怕是一个小宗派,也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

“还有刚刚我提到的苏浅浅,她的來头,更是惊人,而且她的家族被敌人所灭,我跟苏浅浅是朋友,难保那些人不会查到我们家的头上來,这样的话,我们就更需要壮大自己的实力。”徐洛看着爹娘和哥哥,然后才说道:“因为苏浅浅的爷爷,已经是高阶剑王……但依旧沒能逃脱敌人的毒手。”

“嘶”

房间里,徐稷和洛心蓝以及徐素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很难想象,这世上,还有怎样的强者,能抹杀一名高阶剑王,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世俗的认知。

若非徐洛是他们儿子,这种事也沒必要撒谎,他们真的会觉得这是在说笑。

“更别说我爹刚刚被封王,魏相他们肯定不会甘心让我徐家真正崛起,在背地里使些手段,也是在所难免的了,想要避免这些问題,那么,除非我们家的所有人,都拥有让整个帝国为之战栗的强大实力。”

徐洛说着,眉梢一挑:“到时候,管他什么世俗还是宗派,哪怕是皇族,也不敢來找我们徐家的麻烦,那……才叫成功。”

“好,你这片心意,我跟你娘,接受了。”徐稷思索了一会,像是想通了什么,他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笑着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们徐家,也会让那支主脉另眼相看。”

洛心蓝看了徐稷一眼,似乎明白他指的是什么,默默点了点头,从徐洛手中接过丹药。

徐洛心中有些好奇父亲说的那支主脉指的是什么,不过将父母似乎都沒有说明的意思,也就暂时按下了心中的疑惑。

随后,徐稷夫妇同时闭关。

原本就算沒有血丹,他们两人也打算出去躲一阵清净的,自从徐稷成为苍穹数百年來第一个异姓王爷之后,徐家便宾客如云,几乎把门槛踏破。

让整个徐家上下都不胜其烦,毕竟,很多都是那种趋炎附势,想要攀附的人,真正跟徐家交好的,根本不需要这种时候登门祝贺。

帝都这边,暂时归于平静,徐素也开始稳固心境,同时开始修炼摇光步和破军七杀。

徐洛之前曾把摇光步传给了七七和涟漪,先前是沒时间和机会,现在自然要把这种极品功法,分享给自己家人。

徐洛让哥哥回头把这两门功法传给父母,然后便准备离开家门,前往天璇宗派,跟凤凰汇合,去参加宗门大会。

隋岩和小胖子刘峰两人一直到现在还在闭关,徐洛也沒有去找他们,心中倒是有些期待,自己的几个结拜兄弟,服用了血丹之后,又会提升到什么境界。

这几天喵喵跟鹰姐这对禽兽二人组,在帝都干了不少坏事,徐洛也是在带着它们离开帝都的时候才知道的。

之前只有一个喵喵,喜欢洗劫帝都那些豪门大族的仓库,如今多了一个鹰姐,更是如虎添翼……帝都的很多豪门大族,这几天被闹得鸡飞狗跳,丢失了不少极品宝贝,使得原本因为攻下吴国而一片欢腾的帝都上空,都为之蒙上了一层阴影。

豪门大族,人人自危。

现在禽兽二人组终于离开帝都,估计那些豪门大族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徐洛之所以一直不管它们两个,也是因为徐洛很清楚喵喵知道轻重,下手的那些家族,全都是本就跟徐家不和的,让对手损失大量财物,让他们肉疼肝疼然后恐惧惶然,也是徐洛乐得看见的。

“把你们这些天抢來的好东西,分我一半。”远离了帝都,徐洛坐在巨鹰的背上,悠闲的说道。

“凭什么啊,这可是我跟喵哥出生入死好容易得到的。”巨鹰首先不干了,少女的声音清脆动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它从丛林中來到世俗最繁华的大都市,第一次有这样惊人的收获,岂能甘愿被徐洛凭空搜刮。

“就是,小子,求不过分。”喵喵一脸严肃的说道。

“啧,我说你们两个禽兽,怎么能这么贪财呢,你们要那么多财物做什么。”徐洛咕哝道。

“不许骂人。”喵喵虎着脸怒道:“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味。”

“哈哈哈,你们一个是禽,一个是兽,不叫你们禽兽,那叫你们什么。”徐洛乐不可支的道。

“听着别扭。”巨鹰也很郁闷,它已经不是丛林中那只单纯的雌巨鹰了,來到人世间,也明白了人类骂人喜欢用禽兽二字。

为此鹰姐十分不满,禽兽怎么你们了,凭什么拿我们來骂人。

“少废话,快点分赃。”徐洛撇嘴,对这对禽兽的小气十分不满。

喵喵和鹰姐对这个该死的人类如此贪婪更加不满,不过沒办法,胳膊拧,最终都哭丧脸,一脸不情愿的拿出它们这几天辛苦得來的收获,分了徐洛一半。

徐洛虽然见惯了各种财宝,但依旧被这对禽兽的收获惊得有些眼睛发直。

“紫晶玉髓……你们从谁家抢來的,这东西对稳定心境有很大帮助啊。”

“万年陨铁……还有这好东西,二哥见到一定挪不动脚步,可惜……”

“这是……三千年年份的人参,真是好宝贝,千年人参还可以见到,但三千年的,就很稀有了,谁家这么富有啊。”

“北方山脉的千年雪莲,嘿,这个应该是北方那边走私过來的宝贝,奶奶的,这些狗大户,活该被打劫啊。”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都是宝贝啊。”

徐洛一边说,一边淌着口水往自己储物戒指里装,那两个禽兽则是在一旁看得痛不欲生,欲哭无泪,心都在滴血。

这哪里是分赃,分明是它们辛苦打劫了别人之后,再被徐洛打劫,到底谁是禽兽,谁是打劫的啊。

“太过分了。”

“太恶劣了。”

“就沒见过这样的主人。”

“猫爷决定重新考虑做你守护兽的问題啊啊啊啊啊。”

“求不要这么黑,呜呜……。”

“我们严正抗议。”

不理会喵喵跟鹰姐的强烈抗议,徐洛流着口水,眼光及其毒辣,几乎将两个禽兽打劫來的最好的宝物全都搜刮一空。

最后,看见喵喵和鹰姐眼中充满怨念,徐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道:“这个,我是不是有些拿多了。”

“沒错。”喵喵和鹰姐异口同声。

“那个,下次我少拿点就是。”徐洛一脸大方的成人黄色软件一挥手。

“妈的还有下次。”喵喵很想直接翻脸。

“求别有下次了。”鹰姐欲哭无泪。

通过禽兽组合短短几天的收获,徐洛也真正意识到了苍穹帝国那些顶级豪门的底蕴。

很多豪门大族,经过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传承,真的是富可敌国。

别看被劫走这么多财物,很多都堪称重宝,但对那些家族來说,都不能算是真正的伤筋动骨。

顶多,就是有点肉疼。

“看來以后,还真的应该把目光,多放在那些家族身上一些……”徐洛摸着下巴,目光闪烁,愉快的想着。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