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得可够深啊。”

走到浮岛上,李默微微一笑。

岛上没有人,或者说没有任何人烟的气息,这浮岛之地便好似几千年来都不曾有人到过似的。

但是,李默的直觉却告诉他,这里有人,不止一个,而且都是绝顶的强者。

对方不露面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谨慎。

毕竟曾经有两个魔使败在李默手中,就凭这资本,天下谁人在面对他的时候敢不谨慎?对方在等待,等待着自己踏入宫殿的时候才露面。

于是,李默大步而去,一路顺着那宝石阶梯登上高峰。

大殿异彩光华,殿内中央的位置置有一方石台,石台之上放置着一头龙形雕像。

其不过尺余高,和光华万丈的宝石宫殿不一样,这似乎石头制成的龙雕却显得昏暗无光,就好似刚从土里挖出来的一块陈旧之物般,黑漆漆的,放在哪里都不起眼。

李默并未见过这东西,但是就在看到这龙雕的第一眼时,脑海里突然跳出了这东西的来历界龙石。

就在这时,界龙石突然间喷涌出大量的黑色锁链,一下子把李默捆得结结实实的。

是的,锁链的度太快太快,就好似穿透了时空般,若有人在场看着,甚至会误以为这些锁链原本就缠绕在李默身上般。

与此同时,界龙石上的漆黑色泽迅的蔓延开去,一刹覆盖着整个宫殿。

不,它高的蔓延,只在几息时间里便浸染了这一个巨大的浮岛。

“腾腾腾”

一股股的黑气从地面上涌冒出来,聚合成龙形的锁链模样,顺着地面游走,直到抵达了宫殿之外。

成千上万的锁链冒起头来,锁链的尖端犹如一把把尖刀般对准着李默,似乎李默只要有半分动静,这些锁链就会毫不犹豫的刺过来。

与此同时,但听细微的声响从北面的空间传来。

那万丈深渊的上方,渗出一黄片专用抹光亮,紧接着化作一道光门,从中走出来一行人马。

人不多,不过九人,领头的是一个金袍老者,白染鬓,目如龙眼,一身华贵之气宛如君王,正是九玄天圣使夏侯鹰。

在夏侯鹰身后左侧,同样是一个金袍老者,袍子的色泽稍浅三分,其貌长眉白须,正是九玄天宗主夏侯尚德。

余下六人,皆是宗门大长老,一个个气势虽然收敛着,却直如平静的大海一旦涌动起来便能掀翻天地般。

唯一一个修为低的,则是夏侯观。

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下出现,也以为着他真正进入了九玄天最核心的领导层,以至于他脸上不由流露着兴奋。

“滋”

南面空间,随着一丝轻响另一道光亮响起,化作光门。

从门中走出来八人的队伍,领头的一个灰袍大汉,环抱着手臂,一脸倨傲,正是五都山山主孔金马。

随行的人都是五都山的顶尖强者,这些人都是李默在白天聚会的时候曾有一面之缘的。

末位一人则是孔泰和,经由夏侯鹰亲手培训出来的他,如今身份地位和实力都和以前大不相同,只待经过明日一战后便要一飞冲天。

西面之地,随着一抹光亮化作光门,走出来的是海灵山的人。

海灵山敖青龙豁然在列,而比他身份显得更高贵的一个则是个黑衣老者,他额头上冒起两只尖角来,两股长长的胡须托在胸前,仿佛乃是龙族化身而成似的,此人正是敖青龙的师叔敖东海,同时也是十四圣使之一。

南面之地,也同样露出一道光门,从里面走出来的却只有一个中年人。

其貌英俊,白眉冷目,平添了几分煞气,而这人的身份也绝对高贵,正是九川国天地门的圣使乌正。

看着被界龙石所困的李默,夏侯尚德的脸上露出浓浓笑意来:“殿下可真够雅兴的,这深更半夜的跑到皇龙山下来,好象不小心中了陷阱,可要本宗为你解困啊。”

五都山这边,孔金马等人都是一脸讥笑,看着这落困的神勇王,心头不免有几分快意。

对于一心坐上商天国第二把交椅的他们而言,和寒烟门有着关系的李默就是一块心头刺。

敖青龙则高深莫测的一笑道:“殿下本是人中之龙,只可惜到底是嫩了点。你以为逮到了敖行客他们就可以对本宗造成多大的威胁吗?又怎么可能撼动本宗和九玄天之间的关系?在你和九玄天之间,这个选择实在太过容易了。”

李默环顾诸人,却是一笑道:“那么,敖宗主可曾清楚,我早清楚你们会在这里布设陷阱。”

听得这话,敖青龙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殿下还真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贴金么……敖宗主可还记得当初我离开时说过的话,如果你在耍什么花招,那本殿可是会新帐旧帐一起算的。”

李默说道。

敖青龙笑得更欢快了,他负着手,悠闲的说道:“殿下这份镇定真是让人佩服啊,只是,你即学得龙神诀,便当清楚这界龙石的厉害吧?”

“为了对付我,夏侯宗主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李默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所谓界龙石,乃是一种专门用于对付龙族的神物,这东西对于龙族尤其是龙魂拥有着天然的压制力。

“对付你,花再大的心思都是值得的。”

夏侯尚德拂着长须,笑眯眯的又问道:“界龙石的滋味儿不错吧?”

“比我想象中还要稍强三分呢。”

李默如实答道。

这一说,夏侯尚德更不免放声大笑起来,说道:“殿下倒也有老实的时候,这界龙石据说乃是万年一现的龙中皇者之遗核所化之物。龙族者,最讲究血统地位,上位龙种对于下位龙种有着绝对的压制力,正因为如此,谁也无法反抗龙皇之力。而你即身具龙魂,如今这无形的魂魄被锁链缠住,便好似被巨山压着,只怕动动指头都困难吧?”

“倒也没有夏侯宗主所说的这么糟糕。”

李默依旧平静着。

“是吗?那么殿下不如再抬头看看上面如何?”

夏侯尚德笑眯眯的说道。

“上面么?”

李默没抬头,只是五感朝上一放,直抵顶。

此刻,顶之上的岩层闪过一道道流光,一个庞大的阵法豁然呈现了出来。

一个个圆形相连相扣,其中刻画着无比繁复的阵纹和图案,就好似包藏着一个世界般深奥得难以形容。

而如今,这阵法正对着浮岛,中心处更是直指宝石大殿,犹如一个巨大的牢笼般将这里困守了起来。

“这是九玄湖阵。”

李默微微一眯眼,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追忆来。

远处半空中,一脸得意的夏侯尚德蹙了下眉头,有点意外道:“没想到殿下居然认得此阵?”

“喔,这就是传说中由十三信徒之湖真人亲自研究出的上古第一大阵:九玄湖阵么?”

这时,圣使乌正突而开了腔。

“正是,此阵乃是当年宗门先辈意外于一处神山中所得,一直作为本宗最高规格的秘阵保存着,如今为了这小辈才真正起用。”

一直没说话的圣使夏侯鹰说道。

话落,敖东海捋着胡须笑道:“夏侯兄真是谨慎之极,把宗门的大杀器都一个个搬了出来,界龙石、九玄湖阵,还真是让老朽大开了眼界啊。”

“若是普通小辈,岂容你我这般兴师动众,若是普通小辈,又岂会连两个魔使都栽了跟头,所以本使不得不谨慎三分。”

夏侯鹰说道。

然后,他淡淡看着李默道:“神勇王,你即认得九玄湖阵,便该知道此阵的厉害,阵法一起,你可承受得住?”

“就算以我现在的修为,也没办法在此阵之下全身而退。”

李默笑道。

“真是喜欢往脸上贴金,不能全身而退?你能够在这一阵下还能站稳脚,那就是奇迹了。”

夏侯尚德冷笑了一声。

这个观点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赞同,若然李默是个自由身,面对这九玄湖阵都不可能全身而退,更何况他如今龙魂被束,要想挣脱开来可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对于众人而言,一旦阵法启动,李默在遭到阵法重创之后,那么,到时候三大圣使联手打头阵,其他二十来人为辅,便可以闪电般的度再度重创于他。

“奇迹么……”

李默微微一笑道,“只怕要让夏侯宗主失望了,你们这所谓的两重陷阱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李默,事情到了这地步,如何假装镇定,说什么大话都是无用的。”

夏侯尚德哪会信了他的话,不免一声冷笑。

李默也笑了,便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一下夏侯宗主,你们现这九玄湖阵的地方,可是神隐山?”

这话一说,夏侯尚德脸色顿时一变,圣使夏侯鹰也不由得眼中闪过诧异。

“神隐山里,是否有一处灵仙池?”

玩味儿的看着二人的表情,李默笑眯眯的继续说道。

二人脸色又变了变,然后,夏侯鹰沉声问道:“你从哪里得知这事情的?”

一听这话,其他三个门派的人不免都暗生惊讶,显然李默这话并非胡乱说的,一连道出了两个不为人知的地名,而且显然那里就是九玄湖阵的现地。m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